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找回密码
 加盟为IC探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欢迎来到IC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本推理论坛经营项目有:推理谜题(原创每期谜题、非原创转贴推理题)、推理大赛、推理小说、推理游戏(杀人游戏)、推理下载(推理动画、推理漫画、推理剧)、各类逻辑推理题和智力题、侦探推理学院(验尸、指纹、犯罪心理专题)
查看: 1485|回复: 8

玉殇

[复制链接]

13

主题

63

帖子

2

积分

侦探助理

怪兽张敬莉

Rank: 1

积分
2
发表于 2016-6-30 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玉殇

         萌野莉子/著



妮妮家的客厅里。我与张纯阳一人端一杯蓝山咖啡,听妮妮讲前段时间的案子。

这个案子基本上已经算破案了。但是妮妮这段时间一直太忙,所以直到今天才给我们讲这个案子。

“就是这样,”妮妮说,“一个女大学生跟两个男的喝酒开房,然后意外坠楼了,就在咱们市的K旅馆。”

“嗯,”妮妮翻了下镀银边的笔记本,“死者血液酒精浓度为6960mg/L,死因经法医确认为高处坠亡,散落在尸体旁的拖鞋经旅店老板确认是旅店内部物品,案发房间地面灰尘、足迹杂乱,案发房间和嫌疑人车内均提取到死者生前含大量酒精的呕吐物。”

“哦,重度酒精中毒啊,”张纯阳说。

“嫌疑人口述与K旅馆老板供词及旅馆大门口监控完全吻合,”妮妮说,“那个女的来的时候已经喝得不行了,让两个男的架着拖着上楼的。那两个男的说女的主动要求跟他们开房,先是在外面喝了很多酒,这才来到了K旅馆。后来那两个男的又下来向旅馆老板买了两瓶低度白酒,说女的还要喝,说女的声称如果没酒就不让上了。之后就是坠楼,还是旅馆老板报的警呢。我们这边的男警察都说什么这种贱女人死不足惜。”

“你去问问王阿文吧,”张纯阳说,“血液酒精浓度为6960mg/L,这已经是需要送医院的重度酒精中毒了,那两个男的不把女的送医院就够奇怪了。更何况,按理这个程度的酒精中毒应该昏迷躺在床上了,还怎么能意外坠楼?”

“就是意外坠楼啊,案子都结了,”妮妮说,“听那两个男的口供,那个女的非要坐在窗台上一边喝酒一边晃悠,最后竟然不小心掉下去了。那个女的完全可以是先没怎么醉就爬上窗台,然后喝到酒精中毒了就丧失意识掉下去了呀。”

“坐在窗台上一边喝酒一边晃悠?脚上居然还一直穿着拖鞋?”张纯阳问,“然后还把拖鞋也带到楼下去了?这我也不敢说绝对不可能,不过还是觉得奇怪。对了,你不是跟卉子关系很好吗?叫卉子重新检查一下尸体,看有没有可疑的地方比如酒精注入的针眼。”




在我与张纯阳合租的廉价出租屋里,红酒的香气飘散着。

张纯阳坐在电脑前,左手中的大茶缸里是她最爱的兑了白开水的干红葡萄酒,右手里是鼠标。

“莉子你看,这人太无耻了!”张纯阳忽然回过头对我说。

我定睛一看,屏幕上有一条微博的文字是“今天打死了条毒蛇,救了全小区人的性命,我是为民除害的大英雄!”,配的图片则是一个男的手里拿着一条蛇。图片上的蛇的头部呈椭圆形,细长的身体在男人的手腕上缠了好几圈,而那蛇的体色则是极为艳丽的:背面是一列首尾相连的菱形花斑,花斑的很粗的边框是纯黑色,花斑里面填充的则是像柠檬、像花瓣一样纯净的明黄色。

“这有什么问题吗?”我问。

“当然有,”张纯阳说,“首先,所有本土野生蛇都是国家‘三有’以上保护动物;而最重要的是,那蛇是玉斑锦蛇,根本就是无毒无害的!”

“这么鲜艳,你说它无毒?”我好奇地问。

“对啊,”张纯阳说,“玉斑锦蛇,无毒的,但因为颜色过分鲜艳很容易被误当毒蛇打死。但是你仔细看图啊,那蛇能缠上手腕就说明当时还没死。如果当事人发自内心地以为那是毒蛇,他怎么敢在蛇还活着的时候徒手捕捉?说白了就是这个人渣馋蛇肉了,他其实知道玉斑锦蛇无毒,屠杀一条无辜的小生命还要把自己美化成英雄。我就想知道,这种人渣发微博的时候不心虚吗?”

“我已经跟卉子说了,”妮妮推门进来,“可她说遗体已经火化了。不过,她那边倒是又找人去检测剩下的证物了。那些人一开始不帮忙,说案子早就结了。卉子这边又是送水果又是说好话又是说给在校的本科生讲座用,那些人才肯帮忙的。”




“卉子已经把所有能检测的检测完了,”妮妮说,“案发房间的床单有很少量的鲁米诺反应,没什么意义可言。还有,死者生前的呕吐物最高酒精含量94%,最低酒精含量82%,足以证明死者是经口喝下去的酒。”




L大学门口。一辆小轿车停下,鸣笛,示意保安开门。

保安问“干什么的”。小轿车的车窗摇下,伸出一个男人的脑袋:“学生家长,给学生送被!”

“哪个学生?”保安问道。

小轿车里的男人随口编了个名字。之后,栏杆打开,小轿车堂而皇之地开进了大学校园。

小轿车停在了校园里的“彗星楼”旁边。随着天色渐晚,“彗星楼”的灯光一格一格熄灭,学生也纷纷下了自习出楼向宿舍的方向走。

下了自习出楼的学生从鱼贯成队到三三两两,到最后几乎没有了。这时,一个矮小纤弱的女生从楼里走了出来。

女生路过了一辆如影子般模模糊糊的小轿车。这时,小轿车的车门突然开启。两个中年男人从车里走出,一个捂住女孩的鼻子,一个捂住女孩的嘴,迅速将女孩拖上车。

女孩感到捂住嘴的手松开了。但在这一瞬间,细长冰冷的玻璃瓶颈捅进女孩的咽喉,大量具有刺激性的液体被灌了进去。女孩只感到一阵灼痛,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小轿车堂而皇之地开出了L大校园,开过水流湍急的K河。两个长颈玻璃瓶被从车窗丢进K河里。然后,小轿车停在了K旅馆门前。两个中年男人架着已经失去意识的女孩走进旅馆,开了房间。

房间里,一个中年男人在赤裸、昏迷的女孩身上发泄着欲望。污秽而廉价的红褐色床单却遮掩了一切鲜血。另一个一脸满足的中年男人打开了跟旅馆老板买来的“X粮液”白酒,一口一口地喝着。

“行了,该收拾了,”刚才还在女孩身上发泄欲望的男人说着,抱起已经没有意识的女孩,从开着的窗户扔了下去。与此同时,喝酒的男人也捡起女孩穿过的拖鞋扔了下去。




超市里。我与张纯阳、妮妮一起选购着挂面、茶叶、低档红酒、卫生巾等必需品。

“妮妮,你看这边卖白酒的,度数都是多少?”张纯阳说,“你看,一般超市能买到的酒,62度已经是顶天了。而且,酒喝到胃里还会被唾液、胃液稀释。虽然据说世界上也有超过95度的酒,但我无法想象一个中国女孩能自愿喝酒把胃内容物的酒精含量喝到94%。我怀疑那个女孩是被强迫灌下去的烈酒,哦不,更可能就是从附近的实验材料商店买的酒精。”




“阳阳,我是真的没办法的,这不是我有权管的事,”妮妮说,“我已经滥用职权去问被害人家属了,结果他们说‘没生过这个不要脸的贱货’,说没必要重新审了。”

“如果我没记错,”张纯阳说,“从我上高中的时候,社会就开始对女大学生妖魔化了。这就好比我前些天在微博上看到的那条玉斑锦蛇,本来是无毒无害的保护动物,只要说成毒蛇就可以杀了吃肉了,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还会觉得杀得好,觉得那蛇该死。同理,先是全社会对全体女大学生进行妖魔化,成功地把全体女大学生抹黑成死不足惜的荡妇,然后,就可以随便奸杀她们了。这个本来是像玉一样纯洁的女大学生,只要先被社会说成荡妇,就可以供歹徒随便奸杀,然后歹徒说不定还会把自己说成为民除害的英雄。”




“我都说了多少遍了,我没犯法!”被告席上的两个中年男人之中的一个吼到,“就那种不要脸的贱婊子,你们谁都知道是女大学生,喝酒跟俩男的开房,死了活该,留这些婊子祸害国家有啥用啊?!”

旁听席上,小女警美雪向妮妮伸过来一页纸。妮妮一看,纸上写的是美雪调查整理的,本市前些年发生过的女生醉酒坠亡案:

XX,19岁,L大学学生,K河附近XX小旅馆坠亡,尸检重度酒精中毒。

XXX,20岁,D大学学生,XX旅馆顶楼坠亡,尸检重度酒精中毒。

XX,17岁,S高中学生,X旅馆顶楼坠亡,尸检重度酒精中毒。

XX,18岁,L大学学生,K河溺亡,尸检重度酒精中毒。

……


47

主题

1087

帖子

74

积分

IC超级斑猪

原谅我一生放纵不羁笑点低。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74

委托人勋章最佳推侣活跃分子勋章

发表于 2016-6-30 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 ﹁ ﹁ )
爱笑的女孩,运气不会太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1

主题

2470

帖子

122

积分

IC鹳狸猿

高贵的黑色魔鬼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122

脑子灵光勋章杰出贡献勋章活跃分子勋章灌水勋章大富翁勋章最有魅力

发表于 2016-7-2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后面应该还有一段吧
Love is our true destiny,we do not find the meaning of life by ourselves alone,we find it with another.

13

主题

63

帖子

2

积分

侦探助理

怪兽张敬莉

Rank: 1

积分
2
 楼主| 发表于 2016-7-2 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由于无法编辑(不知是网站问题还是浏览器问题),修改后的完整版将在下一楼贴出。
怪兽张敬莉

13

主题

63

帖子

2

积分

侦探助理

怪兽张敬莉

Rank: 1

积分
2
 楼主| 发表于 2016-7-2 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玉殇
1
妮妮家的客厅里。我与张纯阳一人端一杯蓝山咖啡,听妮妮讲前段时间的案子。
这个案子基本上已经算破案了。但是妮妮这段时间一直太忙,所以直到今天才给我们讲这个案子。
“就是这样,”妮妮说,“一个女大学生同时跟两个男的喝酒开房,然后意外坠楼死了,就在咱们市的K旅馆。”
“嗯,”妮妮翻了下镀有银边的日记本,“死者血液酒精浓度为6960mg/L,死因经法医确认为高处坠亡,散落在尸体旁的拖鞋经旅店老板确认是旅店内部物品,案发房间地面灰尘、足迹杂乱,案发房间和嫌疑人车内均提取到死者生前含大量酒精的呕吐物。”
“哦,重度酒精中毒啊,”张纯阳说。
“嫌疑人口述与K旅馆老板供词以及旅馆大门口监控完全吻合,”妮妮说,“那个女的来的时候已经喝得不行了,让两个男的架着、拖着上楼的。那两个男的说女的主动要求跟他们开房,先是在外面喝了很多酒,这才来到了K旅馆。后来那两个男的又下来向旅馆老板买了两瓶白酒,说女的还要喝,说女的声称如果没酒就不让上了。之后就是坠楼,还是旅馆老板报的警呢。我们这边的男警察都说什么这种贱女人死不足惜。”
“你去问问王阿文吧,”张纯阳说,“血液酒精浓度为6960mg/L,这已经是需要送医院的重度酒精中毒了,那两个男的不把女的送医院就够奇怪了。更何况,按理这个程度的酒精中毒应该昏迷躺在床上了,还怎么能意外坠楼?”
“就是意外坠楼啊,案子都结了,”妮妮说,“听那两个男的口供,那个女的非要坐在窗台上一边喝酒一边晃悠,最后竟然不小心掉下去了。那个女的完全可以是先没怎么醉就爬上窗台,然后喝到酒精中毒了就丧失意识掉下去了呀。”
“坐在窗台上一边喝酒一边晃悠?脚上居然还一直穿着拖鞋?”张纯阳问,“然后还把拖鞋也带到楼下去了?这我也不敢说绝对不可能,不过还是觉得奇怪。对了,你不是跟卉子关系很好吗?叫卉子重新检查一下尸体,看有没有可疑的地方比如酒精注入的针眼。”

2
在我与张纯阳合租的廉价出租屋里,红酒的香气飘散着。
张纯阳坐在电脑前,左手中的大茶缸里是她最爱的兑了白开水的干红葡萄酒,右手里是鼠标。
“莉子你看,这人太无耻了!”张纯阳忽然回过头对我说。
我定睛一看,屏幕上是“微博”,其中有一条的文字是“今天打死了条毒蛇,救了全小区人的性命,我是为民除害的大英雄!”,配的图片则是一个男的手里拿着一条蛇。图片上的蛇的头部呈椭圆形,细长的身体在男人的手腕上缠了好几圈,而那蛇的体色则是极为艳丽的:底色是灰红色,背面是一列菱形又好像张开的嘴唇的花斑,花斑的很粗的边框是深黑色,花斑里面填充的是像柠檬一样饱和的明黄色。
“这有什么问题吗?”我问。
“当然有,”张纯阳说,“首先,所有本土野生蛇都是国家‘三有’以上保护动物;而最重要的是,那蛇是玉斑锦蛇,根本就是无毒无害的!”
“这么鲜艳,你说它无毒?”我好奇地问。
“对啊,”张纯阳说,“玉斑锦蛇,无毒的,但因为颜色过分鲜艳很容易被误当毒蛇打死。但是你仔细看图啊,那蛇能缠上手腕就说明当时还没死。如果当事人发自内心地以为那是毒蛇,他怎么敢在蛇还活着的时候徒手捕捉?说白了就是这个人渣馋蛇肉了,他其实知道玉斑锦蛇无毒,屠杀一条无辜的小生命还要把自己美化成英雄。我就想知道,这种人渣发微博的时候不心虚吗?”
“我已经跟卉子说了,”妮妮推门进来,“可她说遗体已经火化了。不过,她那边倒是又找人去检测剩下的证物了。那些人一开始不帮忙,说案子早就结了。卉子这边又是送水果又是说好话又是说给在校的本科生讲座用,那些人才肯帮忙的。”

3
“卉子已经把所有能检测的检测完了,”妮妮说,“案发房间的床单有很少量的鲁米诺反应,这么少的血没什么意义可言。还有,死者生前的呕吐物最高酒精含量94%,最低酒精含量82%,足以证明死者是经口喝下去的酒。”

4
L大学门口。一辆小轿车停下,鸣笛,示意保安开门。
保安吼了一声“干什么的”。
小轿车的车窗摇下,伸出一个男人的脑袋:“学生家长,给学生送被!”
“哪个学生?”保安问道。
小轿车里的男人随口编了个名字。之后,栏杆打开,小轿车堂而皇之地开进了大学校园。
小轿车停在了校园里的“彗星楼”旁边。随着天色渐晚,“彗星楼”的灯光一格一格熄灭,学生也纷纷下了自习出楼向宿舍的方向走。
下了自习出楼的学生从鱼贯成队到三三两两,到最后几乎没有了。这时,一个矮小纤弱的女生从楼里走了出来。
女生路过了一辆如影子般模模糊糊的小轿车。这时,小轿车的车门突然开启。两个中年男人从车里走出,一个捂住女孩的鼻子,一个捂住女孩的嘴,迅速将女孩拖上车。
女孩感到捂住嘴的手松开了。但在这一瞬间,细长冰冷的玻璃瓶颈捅进女孩的咽喉,大量具有刺激性的液体被灌了进去。女孩只感到一阵灼痛,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小轿车堂而皇之地开出了L大校园,开过水流湍急的K河。两个长颈玻璃瓶被从车窗丢进K河里。然后,小轿车停在了K旅馆门前。两个中年男人架着已经失去意识的女孩走进旅馆,开了房间。
过了很久以后。房间里,一个中年男人在赤裸、昏迷的女孩身上发泄着欲望。污秽而廉价的红褐色床单却遮掩了一切血迹。另一个一脸满足的中年男人打开了跟K旅馆老板买来的“X粮液”白酒,一口一口地喝着。
“行了,该收拾了,”刚才还在女孩身上发泄欲望的男人说着,拎起已经没有意识的女孩,从开着的窗户扔了下去。与此同时,喝酒的男人也捡起女孩穿过的拖鞋扔了下去。

5
超市里。我与张纯阳、妮妮一起挑选着挂面、茶叶、低档红酒、卫生巾等生活必需品。
“妮妮,你看这边卖白酒的,度数都是多少?”张纯阳说,“你看,一般超市能买到的酒,62度已经是顶天了。而且,酒喝到胃里还会被唾液、胃液稀释。虽然据说世界上也有超过95度的酒,但我无法想象一个中国女孩能自愿喝酒把胃内容物的酒精含量喝到94%。我认为那个女孩是被强迫灌下去的烈酒,哦不,应该就是从哪个实验材料商店买的酒精。”

6
“阳阳,我是真的没办法的,这不是我有权管的事,”妮妮说,“我已经滥用职权去问被害人家属了,结果他们说‘没生过这个不要脸的贱货’,说没必要重新审了。”
“如果我没记错,”张纯阳说,“从我上高中的时候,社会就开始对女大学生妖魔化了。这就好比我前些天在微博上看到的那条玉斑锦蛇,本来是无毒无害的保护动物,只要说成毒蛇就可以杀了吃肉了,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还会觉得杀得好,觉得那蛇该死。同理,先是全社会对女大学生进行妖魔化,成功地把全体女大学生抹黑成死不足惜的荡妇,然后,就可以随便奸杀她们了。这样的社会集体意识形态说不定还会影响到司法机关,导致司法不公正。这个像玉一样纯洁的女大学生,就这样以“荡妇”的身份死去,死后还要被人议论被人贬低被人羞辱。而歹徒却逍遥法外。然后,歹徒说不定还会把自己说成为民除害的英雄。”

7
“我都说了多少遍了,我没犯法!”被告席上的两个中年男人之中的一个吼到,“就那种不要脸的贱婊子,你们谁都知道她就是女大学生,喝酒跟俩男的开房,死了活该,留这些婊子祸害国家有啥用啊?!”
旁听席上,小女警美雪向妮妮伸过来一页纸。妮妮一看,纸上写的是美雪调查整理的,本市前些年发生过的女生醉酒坠亡案:
“XX,女,18岁,L大学学生,K河溺亡,尸检重度酒精中毒。
XX,女,19岁,L大学学生,K河附近XX小旅馆坠亡,尸检重度酒精中毒。
XXX,女,20岁,D大学学生,XX旅馆顶楼坠亡,尸检重度酒精中毒。
XX,女,18岁,S大学学生,X旅馆顶楼坠亡,尸检重度酒精中毒。
XXX,女,20岁,L大学学生,K河附近XX小旅馆坠亡,尸检重度酒精中毒。
XXX,女,18岁,L大学学生,K河附近XXX小旅馆坠亡,尸检重度酒精中毒。
……”
一长串的十几个名字,分明是用黑笔书写,却又仿佛每个字都透出了血色。
“这些是我和卉子查找的,前五年的相似案子,”美雪在妮妮的耳边小声说,“这些案子彼此都很相似,当时都是在死者家属的同意下匆匆结案、匆匆火化的。只有画红圈的那一起是个特例。画红圈的那一起案子,迫于死者家属的强烈要求,法医提取了死者体内的精液DNA,并且把数据存档了——卉子这几天进行了检验和比对,发现与对面那两个嫌疑人完全符合。”
怪兽张敬莉

61

主题

2470

帖子

122

积分

IC鹳狸猿

高贵的黑色魔鬼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122

脑子灵光勋章杰出贡献勋章活跃分子勋章灌水勋章大富翁勋章最有魅力

发表于 2016-7-3 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萌野莉子 发表于 2016-7-2 22:20
由于无法编辑(不知是网站问题还是浏览器问题),修改后的完整版将在下一楼贴出。

这个应该是论坛的问题,不是浏览器问题。
Love is our true destiny,we do not find the meaning of life by ourselves alone,we find it with another.

13

主题

196

帖子

32

积分

职业侦探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32
发表于 2016-9-19 20:1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看,谢谢卤煮有心; 不知道发帖机遇是什么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盟为IC探员

本版积分规则

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 沪ICP备16051875号 )

GMT+8, 2020-7-12 05:1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