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找回密码
 加盟为IC探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欢迎来到IC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本推理论坛经营项目有:推理谜题(原创每期谜题、非原创转贴推理题)、推理大赛、推理小说、推理游戏(杀人游戏)、推理下载(推理动画、推理漫画、推理剧)、各类逻辑推理题和智力题、侦探推理学院(验尸、指纹、犯罪心理专题)
查看: 1228|回复: 0

自以为是的密室

[复制链接]

2

主题

3

帖子

0

积分

侦探助理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14-9-30 19: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想看人的背后,请看人的身后。
——结论

“‘今天天气很好,我快乐的走在大马路上,骑自行车的少年从身边飞过,商贩把路边的摊位变没了,行人撑起神奇的伞。哦,我的倒霉被子!’他的日记里表达了散步时高兴的感觉,但是,紧接着看到他人忙着避雨,想到自己被子还没有收,喜悦之情顿时消失无踪了!而且从不见的自行车、提前打烊的小摊和打伞用的简单的‘撑’字所描述的思维世界中,听觉和触觉的反馈消失,代之以视觉的角度直接加强了一种从无到有、不断膨胀的烦恼。一个人阅读世界的方式各种各样,心灵的破译密码手段无非那么几种,比如一个人因为手弄脏了或者习惯而去洗手,这在心理学上叫做清洁因素。如果清洁因素不是改变其意愿的主要原因,那么达成一件事得到的成就感,心理学上称之为满足因素的怪物足以概括一个人。换句话说,他的快乐只值一床被子而已。针对我们这个诡异密室,我似乎闻到了一股自以为是的腥味。”

认识别人是聪明,认识自己是智慧。
——大前提

尸狐合上了死者的笔记本。本子是黑色皮面的,背面沾染了片状淡黄色的油迹,这不是食用油鲜亮的色调,而是长期吸烟的人掌心出汗混合额发头屑的产物。把笔记本翻开,里面却很干净,像是不曾使用,如上面相似的短句随意散落在本子的角落。从厚度上来看,与其说是笔记本,还不如唤作记事本更加合适。他把笔记本随手一丢:“这本小册子,并不重要啦。”
“问题是那只绿翼鹦鹉。死者的后背有鹦鹉笼铁丝钩破的伤口,而笼子本身还挂着带血的布条,鹦鹉应该看到了什么。它不会聊天,不会走直线,也不会泄露秘密,死者孙恩跟它共度了人生的最后一段时光。孙恩落上了门闩,背靠在门上支撑身体,腹部插着一把水果刀,他拔出刀,肠子从黑洞敞开裸露好像追随着刀而扭结,捧起麻绳徒劳的往回硬塞,他不禁泪流满面,人生的几度春秋化为墙上血色的阅读‘air’般的死亡遗言,望着鹦鹉的眼睛,逐渐空洞无光,渐渐黯淡了。”尸狐大发脾气:“当我们打开门外的挂锁,从门缝里看见里面反锁的状态,我就预感不好。门撞开的一刹那,光线攀附着我的肩膀,偷偷的溜进屋子,那绿翼鹦鹉到处乱飞,似乎被赶得躲不及似的。它的眼珠才是黑暗中最明亮的光源,我刚跨出两步像夸父去追,碰到了地上冰冷的尸体。我搞不明白的是,难道是鹦鹉锁上了门外的挂锁吗?”
于是,尸狐对面前的老人深鞠了一躬:“死者为了躲避危险的内出血密室是假象吗?不过,刘芯茵奶奶我帮你找到鹦鹉啦!我虽然只是调查公司的一名普通员工,但我答应您,一定找到杀害您儿子的凶手。那您儿子的日记我就先借回去用一下啦!到时候一定会原样奉还。”
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抽出掖在裤子里白衬衫底下的什么东西放进背包,袖口还能看到一丝浅黄的印子。尸狐像狐狸一样的逃跑了。微驼着背的刘奶奶仿佛一尊不会动的木偶,一个身高跟奶奶差不多高的小女孩紧紧拉住奶奶的手,她还不懂失去父亲的真正含义,就像伟大的母亲无法接受唯一的儿子去世的现实。两道孤零零的背影仿佛失去了翅膀的鸟儿。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刘奶奶牵着孙女的手转身走进房间,然后抓了一把小米放进盆子里,旁边还有装水的小盘子,小女孩将鹦鹉关进新的笼子,鹦鹉歪头理着羽毛,饶舌的重复着“谢谢~”。

一只手掌拍不响,两个“一只手掌”也拍不响。
——小前提

“日记里写道,孙恩不满十岁时外出闯荡,混过社会,年三十而立,他和一个还算漂亮的女人抚育了两个女儿,五年后,女人带着大女儿消失无踪,据说是为了一个年轻男子。孙恩和小女儿自此过上了浮萍一样的生活,到手的幸福转眼化为了泡影。十二年过去,孙恩对生活心灰意冷,抛下未竟事业和患难朋友逃回家乡。老母亲迎接了他和冒出来的小孙女,没有过问女方的情况。孙恩叛逆太早,亦不清楚家人的容貌,新家于他产生了莫名的隔阂。母亲多次求助医院领导的协调安排为他们做了检测,消除他的疑虑,医生说,‘经过医院的DNA鉴定,你们有直系血缘关系……’原来父亲在他离家三四年后就过世了,剩下的亲戚陆陆续续搬离此地,他知道后便铁了心再也不离开母亲,甚至因此断然拒绝了合作伙伴找到他想开创一番新的事业的请求。每每看到母亲一脸慈祥的望着依偎在身旁的女儿细心的照料绿翼鹦鹉,孙恩此时此刻觉得异常的安心,母亲曾经说过,‘是这只鸟代替你不在的时候陪我啊。’。”
“原来是一回事。”龙傲娇听完尸狐的叙述后,顿时失去了兴趣,埋头继续整理客户资料,像是想起什么,偶尔抬头,沉吟了一声哦,便低头一声不响。她是租赁私人飞机的营业员,
有时候尸狐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找这样的人来帮自己来整理案情,或许是看着很养眼吧。
“还有一个情况值得注意,案发前一个月,孙恩带小女孩到医院妇科要做一个小手术,但是最后医生告诉他没必要,他当时的表情很奇怪,女孩倒是愿意为父亲帮忙,临走时装着报告的小袋子就是小女孩拿走的,不过她平时就是这样乐于助人的,我说你有没有在听啊,醒醒!”
尸狐简要介绍了事件的背景后,转而描述他所看见的案发现场的细节:
① 凶刀上只有死者的指纹,由死者一天前在五金店购买;
② 门外是一道挂锁,挂锁的钥匙在房间外面,门内的门栓上有死者的血指纹;
③ 死前遗言是死者所写,内容是“air”,其中a是小写字体,i的下面多了一点,r的二划出头有续笔的痕迹;
“这就是目前所能得到信息的极限了。”
龙傲娇“哦”了一声,表示没睡着。

女人的美貌不过是男人这座城市的暂住证罢了。
——推论

“尸狐,试试反推法吧!”
“呃,好吧。首先从密室入手分析,既然门栓上的指纹是死者留下的,那么问一个老问题,这是内出血密室的第一种状况吗?应该不是,关鹦鹉的压坏的鸟笼和死者背后的伤口证明室内就是案发现场。有没有可能是防止凶手再次进入室内的内出血密室的第二种状况呢?还是不可能,门外挂锁的钥匙在室外发现,说明凶手临走前从外面锁上了门并且带走了钥匙,先不论凶手这么做的理由,死者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自断生路,落上门内的门栓的。”
“会不会是凶手故布迷阵呢?”
“凶手杀人之后,已经锁上门外的挂锁了,实在没必要多此一举制造一个更严密的密室。挂锁虽然不能完全封闭大门,人站在外朝里推会产生一个拳头半出口的梯形通道,但死者关在室内想伸出头都很困难,何况喇叭状的区域因为门的特性,当死者从里往外挤时就像懒人袋一样收紧,就算是小孩,在没有第三者帮助的情况下,也几乎不可能钻出大门之间的缝隙。这正是一种进去容易出来难的结构。其实,因为凶手锁上了外面的挂锁,反而不会去制造一个看上去符合推理小说趣味的从内部落上门栓的密室。我们回到了原点,死者基于什么原因才会放下门栓,放弃生的希望呢?”
“我更加好奇凶手没有确认孙恩死亡却锁上外面大门的动机。”
“所以灵光一闪,如果内出血密室针对的并不是死者,却是凶手呢,内出现密室的第三种状况经过了变形,死者因为害怕凶手报复而将凶手锁在密室内,但用全新的角度审视问题,死者和凶手的立场调换了,死者的想法并不是来源于恐惧,而是出于仇恨。排除所有的不可能,密室的目的昭然若揭。”
“很好,进展不错。”
龙傲娇拍起了手掌,尸狐伸出右手,像正在下棋一样停顿了一下。
“先不管密室,来看看死亡遗言,‘air’的‘a’不是平常手写字体的小写a,而是印刷字体的小写a,近似于希腊字母‘α’手写体,这不寻常,尤其是作为死亡遗言拿出来考虑,印刷字体明显比手写字体复杂的多。不过‘air’的出现令人深感不安。”
尸狐举着手慢慢踱步。
“第二个字母‘i’竖线右下侧的一个点,想到死者曾经背靠门板的事实,我马上意识到墙上的死亡遗言毫无疑问是手放在身后写的!只有这样才说的通。”
阳光又穿越室内,照亮飞舞的灰尘;灰尘旋转翻腾,落在反射阳光的地板上。
“换个方向,把‘air’上下调换,就变成了‘xie’。第三个字母‘r’的出头是‘x’的一部分。问题来了,‘x’的右上角有补笔的痕迹,莫非‘air’确实有特殊的含义?”
“继续。”
龙傲娇侧身拉上窗帘,尸狐放下了手掌,轻拍了一下。
“‘空气’是用来传播声、光、气味等信息的,那么,‘xie’并不是文字遗言,可能是接近录音内容的东西,接下来只要找到录音载体,如果有的话。”
“是那只鸟?”
“恩,不仅如此,‘密室’里刚好关着一只会说话的绿翼鹦鹉。但凶手锁上挂锁的密室对鸟而言不是‘密室’,死者落上门栓之后的密室才是‘密室’。两个密室的含义是截然相反的。‘密室’的存在是为了关住到处乱飞的鸟,同时能让鹦鹉说‘xie’的人就是凶手,奇特的密室和墙上的血字通过一只鸟就这样连接起来了。”
“鹦鹉能学会的话少的可怜,‘xie’最有可能仍然是朴素简单的‘谢谢’吧!”
“到了这个阶段,想停下来就很难了。嫌疑最大的竟然是刘奶奶。虽然能解释一些疑点,譬如刘奶奶一直饲养着鹦鹉,笼子损坏所以要落上门栓才能把整个房间当做笼子关注鹦鹉,乃至于死者借鹦鹉之口说出‘谢谢’之类的话。但关键的问题没有解决,这不像心怀怨念的死者——孙恩会做的事。”
“我调查过了,孙恩跟女人分手跟别的男人无关,孙恩喝酒喜欢喝到烂醉,发酒疯以后打人打得很凶,干过很荒唐的事。女人受不了就带着大女儿跑了。”龙傲娇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一本差不多的笔记本,“具体原因女人的日记本里没说。”
“我按照孙恩笔记本的内容找到了那家医院,没想到医生告诉我,孙恩当时打算给小女儿修复处女膜。可能这就是当年孙恩差点对大女儿做出的那件荒唐事吧,可见多年之后的一个晚上他又喝酒坏事了。如果孙恩酒后对小女儿出手了,那医生说没必要做手术又是为什么呢,我不敢想,却几乎得到唯一的答案,他妈的他上了自己的老妈。冷静下来。一,孙恩是一名成年男子,不可能弄错女孩是不是初夜;二,刘奶奶是孙恩的妈,不可能还是处女,有医院的DNA鉴定报告;三,鹦鹉自孙恩离家出走就陪伴刘奶奶了,至今……这里不对劲,绿翼鹦鹉的寿命平均只有二十五年左右,假设鹦鹉是孙恩走的几年之后立即养的,按照刘奶奶的说法,这只鹦鹉已经活了远远超过三十五年,异常的日常,非日常的正常。”
“死亡遗言指明了刘奶奶。”龙傲娇推开窗户,风推搡着窗帘,看不见灰尘。
“我不是怀疑死亡遗言,重新发掘历史,抱着可能陷入凶手陷阱的觉悟,刘奶奶不是真正的刘奶奶的可能性陡然增高了,‘处女’、‘直系血缘关系’,再一次排除所有可能的不可能性,刘奶奶竟然是孙恩跟那个女人的大女儿!而且患了一种罕见的病——早衰症,不然孙恩再劣迹也不会对才五岁的大女儿动了歪脑筋,否则女人应该会和两个女儿逃走,而不是只带走其中一个。正因为刘奶奶是孙恩的大女儿,是处女才正常,直系血缘关系一开始指的就是父女关系啊!孙恩的死是咎由自取,或许是对大女儿心怀愧疚,死亡遗言才如此的含蓄吧。”
“我开始希望这不是真相了。”龙傲娇重新坐下来,摇了摇头,合上了了客户资料的红皮书。
“你还记得是刘芯茵奶奶让我找的鹦鹉吧!”
“对啊,刘奶奶,呸,刘女士怎么会不知道鹦鹉在哪,笼子破了这件事不可能视而不见。”
“我刚接触刘奶奶的时候就意识到了,她隐瞒身份无非是想不受伤害的体会父爱吧,即使一定会像吞下玻璃一样划破五脏六腑。我们证明了死亡遗言表面的意义,不代表了解它背后的含义。孙恩不仅拿走了刘奶奶身边的鹦鹉笼子,还提前一天买了刀。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墙上的血字我原先判断是为了盯住鹦鹉才背靠墙壁,手放在身后写的,为什么门栓上会有血指纹呢?这证明死者写完死亡遗言,又跑到门边放下门栓,为什么?”
“会不会是放下门栓再写死亡遗言?”
“第一,放下门栓之后,孙恩只要正常的写死亡遗言就行了;第二,举起门栓那样的重物,手掌拖着会留下血掌纹才对;第三,就算放下门闩后写好死亡遗言,尸体却不在死亡遗言附近。综上所述,孙恩是先写好死亡遗言,然后放下门闩,而尸体离门不远也是这个原因。但是,如果按照现在的顺序的话,恰恰说明孙恩在写完死亡遗言之前,鹦鹉还好好的关在笼子里。别忘了,笼子破坏几乎跟凶手行凶同时发生,而密室行为是跟鹦鹉飞出直接相关的。这里产生了一个不可调和的矛盾,死亡遗言发生的比真实的谋杀要早,难道孙恩早就知道自己会死?怎么可能,只好硬着头皮对墙上的血字进一步分析,还真被我发现了两个疑点,一是‘i’的右下角的点开始判断是‘xie’的‘i’的一点,那‘i’上面本来就有的点被当成使‘air’有意义而忽略掉了;二是‘x’的补笔很不自然,不会有人从左下提到右上写那一笔。假设死亡遗言是孙恩不管鹦鹉写出来的呢,‘air’的‘i’上面的一点是习惯使然,从左到右的书写方式造成‘i’下面的点略靠右边,‘x’的补笔跟‘x’无关,而是对‘r’的修改。所以,死亡遗言本来就是正常写出来的,设计出来用来陷害刘奶奶的诡计。”
“可是没有动机啊!”
“我想孙恩在听到医生的话后,心里已经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于是导演了这场自杀秀,或许是为了把事情闹大,倒不是要害刘奶奶,毕竟是自己的亲身女儿,一方面可能是对大女儿的赎罪,一方面可能是对多年之前抛弃自己的女人的打击。什么样的不在场证明才是完美的呢,只要比受害者死的更早就行。我之前一度陷入死亡遗言是死者临死之前的告白的陷阱,却从没想过死亡就是为了写死亡遗言所作,这一点和ABC模式里杀人是为了掩盖真正要杀的对象异曲同工。可以说,死亡遗言是孙恩想要自杀的真正目的,这也是孙恩设计死亡遗言指向鹦鹉的其中一层原因,更深层的原因是想让刘奶奶成为杀人现场的第一发现者。鹦鹉在这里不仅起到了实现死亡遗言诡计的道具,而且成了召唤刘奶奶发现现场的契机!”
“没想到让你撞破了他的好意。”
“刘奶奶照顾惊慌失措的小姑娘,其实是亲妹妹,不得已把事情交给我处理。可以想见,孙恩准备好刀跟死亡遗言之后,接下来确实准备要死了,但是发生了意外。”
“什么意外?”
“小姑娘为什么惊慌失措,明明在打开门之前还不清楚他的父亲发生了什么,这表示她知道的比你我想象的要多得多。比如说刘奶奶是她的亲姐姐这件事,不然孙恩和母亲的关系总比未曾见面的孙女和奶奶要亲近的多,可事实正好相反,小姑娘跟刘奶奶好的很。接下来猜测的成分居多,孙恩准备了刀和死亡遗言,小姑娘正好走进房间,看见父亲拿刀捅自己,她平时就喜欢帮父亲的忙,想也没想就隔着父亲的手把刀推进了父亲的肚子里,这也是刀上只有死者指纹的原因。孙恩被这个突发情况吃了一惊,往后一退倒在了装鹦鹉的笼子上,笼子就是这个时候破坏的,想必孙恩当时的表情非常狰狞吧,吓坏的小姑娘跑了出去,锁上了门外的挂锁。笼子破了,孙恩迫不得已做了补救措施,放下了门栓,达成了计划。”
龙傲娇第二次摇了摇头。
“好吧,抛弃猜测,下面是我的推测,小姑娘知道刘奶奶不是亲奶奶,甚至跟自己一样年轻,但是为什么假扮身份她应该弄不明白,刘奶奶也不会说。但小姑娘仍然和刘奶奶关系还是不错。她应该是喜欢刘奶奶的,不是亲情的那种喜欢,而是同性之间的喜欢。孙恩带她到医院检查身体的时候,她应该知道父亲做了什么可怕的事,乃至于父亲脸色一变都有了别样的理由:刘奶奶要被赶出这个家了。小姑娘杀掉了想要自杀的父亲,应该是没多少愧疚感的吧,她用这样的理由把为刘奶奶复仇的心理隐藏了。像孙恩这样的人,家里应该是没多少亲情的关系存在吧,小姑娘平时喜欢帮父亲的忙不过是维持表面的和睦,在新家里,刘奶奶跟小姑娘都是离孙恩最近和最远的人。把这一家三口当成陌生男女来看待,一男两女保持平衡不是因为男人威严有能力,而是因为有个女人是同性恋。既然男人想打破平衡,女人会让他消失。至于孙恩临死前放下门栓的动机,也不是因为计划或许搁浅,而是有着更现实的因素。”
“黑暗之家啊!还能更黑暗吗。”
“照孙恩原来的打算,这是一个伪装成谋杀的自杀案件,死亡遗言指向刘奶奶,放下门栓意义就全然不同了,案件性质变成了伪装成谋杀的谋杀案件,死亡遗言无足轻重,不对,正因为死亡遗言指向了刘奶奶,刘奶奶反而不是凶手。孙恩在人生的最后一刻,放弃了鹦鹉的作用,选择用密室来指正犯人,由于他的自以为是,这件案子不得不当做自杀事件解决了。”
“哈哈,太麻烦,你不想破案了。”龙傲娇把桌上的两本笔记本放进袋子里,“这两本笔记本我就带走了。什么快乐只值一床被子,现在看来一文不值嘛,湿掉的被子不算数的。”
尸狐拉住龙傲娇的手:“晚上,赏脸一起吃个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盟为IC探员

本版积分规则

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 沪ICP备16051875号 )

GMT+8, 2020-7-12 05:11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