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找回密码
 加盟为IC探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欢迎来到IC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本推理论坛经营项目有:推理谜题(原创每期谜题、非原创转贴推理题)、推理大赛、推理小说、推理游戏(杀人游戏)、推理下载(推理动画、推理漫画、推理剧)、各类逻辑推理题和智力题、侦探推理学院(验尸、指纹、犯罪心理专题)
查看: 1728|回复: 6

【藏弓】唐峰探案故事之别墅杀人案

[复制链接]

1

主题

4

帖子

0

积分

侦探助理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14-10-18 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次发帖,请多多关照,如果有漏洞请尽管提出来,我会修改的,谢谢各位了。

    梅珊死了。

张一凡冲进卧室的时候,我刚把衣服套上。天色还早,房间里有些暗,我把床头的台灯开关打开。张一凡苍白的脸立刻出现在我眼前,还有他仍然挂在脸上的惊恐。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脑海中翻腾的思绪,用力抓了把后脑勺的头发。见张一凡还是直愣愣的盯着我,魂丢了个尽,又低声道:“带我去看看。”然后顺手捞起挂在床头的外套,临走时看了看表,快九点了。

张一凡直接带着我下了楼梯,我记得梅姗和我一样,住在别墅的二楼。临下楼时,我回头看了看二楼的四间房,房门都紧紧的锁着,不知道是已经过去了,还是还没醒。

张一凡显然心情还没平复下来,下楼梯时脚步有些凌乱。下了楼,穿过大厅,一直走到玄关处才停了下来,从角落里摸出两把雨伞。

哗——拉开大门,茫茫的雨点还没等反应过来就扑了我一脸。原来是下起了大雨,怪不得天这么暗。

这么大的雨,要不是张一凡把撑开的伞递给我,想必不用一刻钟身上就会被淋个透。

“就在房子左侧的小树林里,我们走快点吧,走过去差不多也得十几分钟,萨拉和何磊已经在那里了。”

下过雨的路果然十分难走,雨水还止不住的从空中淌下来,在地上冲刷出一条小溪。我把陷在红泥里的脚拔出来,看了看,大雨干扰了视线,远处的东西的变得有些模糊。突然想起来在这条泥泞的小路上走了一圈,刚才张一凡的鞋和衣服竟然是干净的。

这雨,估计从半夜就开始下了。

我叫唐峰,经营一家私人事务所。专职寻人、债务调查,商业及商务信息调查,偶尔也会协助警方办案,也就是人们口中的侦探。

两天前,我接到大学同学张一凡的邀请,来到这座位于杭州无名山上的一幢别墅聚会。这是一幢在张一凡名下的豪华别墅,占据了无名山的整个山尖,别墅离市区很远,而且唯一连通外界的就是那条盘山公路。

别墅位于无名山山顶,透过层层叠叠的墨绿色树林,可以看到别墅白色的屋角。我接到邀请的时候刚结束一个繁琐的案件,只犹豫了几秒,想趁着这个机会换换心情,于是马上收拾行李出发了。

昨天才刚落下脚,没想到聚会还没开始,就出了这样的事。想到这里,我脑海里不禁浮现出梅珊那张美丽的脸,那么善良美丽的人,怎么会这样就被杀了?

“唐峰。”张一凡的声音把我从回忆中拉回来,只见他侧着身子指道:“就在那里。”

顺着他的手指看去,透过朦胧的雨帘可以看到一个人影,举着雨伞站着。

我三步并两步走进,另一个黑色的身影也进入了视线,就躺在两人离不远的空地上,应该就是梅珊。

“何磊呢?怎么不见他?还有孙富成呢?”

张一凡环视了一圈,确实没看到何磊的身影,回头看了我一眼,又马上转开,“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谁管得了他啊。”

快到的时候,萨拉迎过来几步,显然听到了我刚才的问题,说道:“何磊说他去找孙富成。”

我在离尸体几步远的地方停下来,伸着脖子看了看。

梅珊仰面躺着,微微凹陷的地势加上大量的雨水,让尸体大半都泡在水里。一身黑色的衣服,胸口插着把刀,刀插得很深,只留下一个黑色的刀柄在外面。从伤口流出的鲜血和雨水混在一起,使得她周围都是殷殷血水,还有些泛黑。

我又朝前几步,到尸体旁边蹲下。梅珊全身僵硬,嘴唇微微有些皱缩。把她的手抬起来,就看到手臂处一大片紫红色的尸斑,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块手绢,隔着手绢轻轻按压,可以看到紫红色有轻微的变浅。

我抬手看了看表,九点十五分。

向四周看了看,这场大雨把一切都痕迹都冲刷了个干净,还真是配合啊。我在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声,转而问向身后的两人,“是谁发现她的?怎么发现的?”

“是我先发现的。”

一口蹩脚的普通话在身后响起,我转过身,看向在场唯一一个外国人——萨拉。萨拉是张一凡的新女朋友,一头金色的长发搭配着深邃的五官,确实是可以作为张一凡的女友的人。

“今天早上我起床的时候,我从窗户里看到的,然后过来就发现了她。my god!简直难以相信。”

听她说着,我抬头看向别墅,从这里正好能看到一扇窗户,只不过受大雨的影响,看的不太清楚。

见我看着窗户,萨拉补充道:“那时候雨小,刚好可以看清。”

“你几点发现尸体的?具体讲一下过程吧。”

“好的。我发现尸体的时候大约是七点三十分,当时我以为是衣服被风吹走了,想去捡回来。下楼的时候在大厅里看见了何磊和孙富成。我过去发现是尸体,然后就回来把一凡和何磊叫过来,和他们一起回到了小树林。”萨拉指了指几个人说道。

“所以地上那串脚印也是你留下的?”我指着地上那几个汪着水的脚印,问道。

“是的。”话说到一半,萨拉走到张一凡身边,皱着眉问道:“一凡,报过警了吗?”

张一凡此时的情绪已经平静下来,又恢复了一脸的精英风范,点点头道:“报过了。只不过,传来消息说前面山体滑坡,公路被堵起来了,警察一时半会儿上不来,至少得明天才能到。”

我吸了口气,正准备开口,突然被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抢了先,到口的话又被憋了回去,转头看了过去,是何磊,还有一起回来的孙富成。

“来不了?不是警察吗?这点事都办不了?”何磊声音提得很高,在唰唰的雨声里显得十分空旷。“张一凡,你把我们叫到这里来,还什么都没干呢就出了这种事!你这是想干什么?”

被矛头指向的人显然也不示弱,面色不改的说了回去:“你要想走,随时可以走,没人会留你。”张一凡此时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叫我时的惊慌,抬着脖子,睨着明显挑衅的何磊。

“走?”张一凡的一句话瞬间点燃了暴躁的何磊,往热油锅里扔了一滴水,何磊炸开了。“现在你怎么让我走?张一凡啊张一凡,你这句话倒是说得轻松,死的是我女朋友!你让我怎么走!”

落后一步的孙富成听他们的话才想四周看了看,显然一眼就看到了仰躺着的梅珊。一时间眼睛胀大,手指着尸体,大声喊起来,声音有些失控,已经接近尖叫了。

“那是谁?梅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她是死了吗?天呐!天呐!我就知道这次聚会不能来,你看,一来就出事了吧。”

张一凡瞪了一眼何磊,没再说话。倒是何磊不肯善罢甘休,“张一凡,我告诉你,这次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甩出一句话后转身离去,消失在雨幕中。

现场一瞬间陷入安静。直到张一凡再次开口,话是对我说的,“唐峰,能先搭个棚子把梅珊的尸体遮起来吗?”

我点点头,“嗯,这样淋着雨也不太好,反正这场大雨下成这样,也找不到什么线索了。”又问道:“对了,孙富成,你刚才哪里了?”

孙富成此时还在震惊中,退后了几步,转身往回走,一边喃喃着:“我。。。。。我去别墅后面转了转。。。。。。我就不该来这里,我要马上离开。。。。。。”

我叹了口气,朝剩下的两人摆摆手,做了个回去的手势。“行了,我们也先回去吧,现在这样我们做不了什么,只有等警察来再说了。”

天色还是那么暗,雨不但没停,反而越下越大。

我挑来窗帘,往外看了看,雾蒙蒙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照这样下去,也不知道警察明天能不能顺利到达。

我抬手看了看表,已经十二点了。

刚好手机响了起来,是短信。有两条未读信息,都是同一个公司的售楼信息。另一条是早上八点的,那时候我正在睡觉,没看到。

又有铃声响起,何磊,萨拉和孙富成都拿出手机看了看,看来也是售房的垃圾短信,看了一眼就放了回去。

只有何磊嚷了一句,“这短信怎么这么烦啊,早上就是被它吵醒的,现在又发!”

我环视大厅一周,张一凡和孙富成各坐着一个单人沙发,何磊站在窗前,窗帘拉开,看着窗外的发呆。

“都十二点了,先吃饭吧。”从昨天开始就没怎么吃东西,此时肚子饿得生疼,我只好如此提议道。

“这个,萨拉在洗衣服呢,早上出去那趟身上都是泥水。如果要吃饭的话,厨房里有食材,但是没人做饭。”

“还想吃饭!”立在窗口,双手环胸的何磊一嗓子喊起来,看向我,“现在这个样子!你竟然还只想着吃饭!张一凡你女朋友心可真大,现在还想着洗衣服,我看她就没什么好心。”

一贯的充满火药味,从大学时期开始,何磊和张一凡就一直不对盘。两人都是标准的富二代,高富帅,一山不容二虎,何况他们还是在同一个寝室,自然摩擦不断,碰撞不断。

听说最近何磊的公司经营不善,连连亏损,怪不得脾气这么暴躁。

我摸摸鼻子,没接话。但是为了祭五脏庙,还是把做饭的任务接了过来。“这好办,我刚好会点手艺,凑活凑活吃吧。”说着向厨房走去,“张一凡,厨房借我用一下。”

路过洗衣房的时候,果然看到萨拉在洗衣服。篮子里放着已经洗好了的,洗衣机里还有一些在翻滚着。我走过去打了声招呼,“嗨,萨拉,洗衣服呢?”

萨拉显然被我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捋了捋耳后的头发,笑着道:“嗯。衣服上都是泥水,太脏了。”刚说着,洗衣机定时时间到了,轰隆隆的声音停了下来。萨拉把盖子打开,把衣服一件件拿出来。

“辛苦你了,我们几个大男人什么家务都不会做,只能让你来。以后你就让张一凡帮你,那家伙啥也不会干,平时闲着也是闲着。”

“你在开玩笑吗?一凡昨天还帮我洗东西了。”萨拉从篮子里拿出衣架,把衣服挂上,晾在了洗衣间。

“哦?看来一段时间没见,他变了很多啊。”我扫了一眼晾起来的衣服,有两套张一凡的衣服,地上还放着两双沾着泥土的男士运动鞋。我指了指厨房的方向,又说道:“那我去做点吃的,有什么想吃的吗?我看看我会不会做。”

萨拉抬头看着我笑了笑,蓝色的眼睛十分漂亮。“谢谢,我没事,吃什么都可以。”

“嗯。”



别墅二楼一共有四间房,分别两两相对,萨拉和孙富成相对而住,在别墅在左侧。而何磊则住在我对面,作为何磊女朋友的梅珊却被安排住进了一楼的侧卧,仅仅就在张一凡旁边。

“唐峰。”

我把手擦干净,正准备离开洗手间,就被人叫住。透过镜子的反射,我看到张一凡就站在门框边,双手环胸,也看着我。我没说话,等着他开口。

“梅珊的事,我希望由你来调查。”

我轻轻把手放在洗手台上,食指微屈,有节奏的敲打着大理石台面。“不是说警察明天就能到了吗?”

“我不相信他们。”

张一凡抢着道。看了看我,语气又软下来,“大家都在同一个宿舍里生活过,我知道你不愿意查,但是,唐峰,我不能让梅珊白死。谁杀了人,谁就必须偿命。”

窗外的雨还在下,完全不见小,虽然此时正值中午,天气却暗得很。位于无名山上的这幢别墅里,到处都压抑着,谁也没想到,这次久别的聚会会变成现在这种局面。

全部人都聚集到大厅,仿佛还沉浸在早上的震撼中,五个人聚在一起竟然这么安静。

我站起来环视一周,见张一凡朝我颔首示意,便如此宣布道:“各位,看势头,这大雨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了的,这样的话,明天早上警察能不能顺利到达也成了一个问题。我觉得我们可以适当的先做一些调查,到时候可以尽快找到凶手。”

“我同意。”孙富成第一个跳起来赞成,“唐峰是侦探,说不定我们能在警察来之前把凶手找出来。”

其他人都没有说话,没有反对。

“如果没有人反对的话,在这幢别墅里的人都有嫌疑。我看了梅珊的尸体,死亡时间大概在昨天晚上十一点到十二点之间。这段时间,你们都在干嘛?有没有什么证人?”

“当时一凡提醒我天气变了,让我把他晾在阳台的床单收回来,我发现已经干了,就把它带回铺上。”萨拉说道。

我点点头,又问道:“你看到什么吗?我的意思是,阳台就对着那片树林。”

梅珊想了一会,一脸苦恼,“看到了。当时有一道闪电,把树林都照亮了,我看到一个人影。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是我看得出那是个男的。”

然后我又问了其他人,以下是各人的说辞:

孙富成:“那时候我一个人在房间里收拾东西,因为我是下午才到的,行李都还没动过。”

张一凡:“当时我在洗澡,洗澡前提醒萨拉去收衣服。”

我:“我有些晕车,再加上太累了,九点就睡下了。”

何磊:“梅珊发短信说有话要对我说,我就去她房间找她,发现人不在,就回房间了。”

“你们都是什么时候到的?”我是最后一个到的,所以是在场的人里最不清楚的。

“我和萨拉三天前就到了,孙富成前天下午到的,梅珊、何磊和你一样,也是昨天到的,不过他们是早上到的。”张一凡说道。

梅珊的房间就在大厅旁边,由我,张一凡和何磊进去找找有什么线索。

虽然只是临时居住的房间,但里面已经被收拾的井井有条。鞋和衣服都整齐地放着,床上放了一个有些旧的布娃娃,上面还有缝补过的痕迹。床头柜上放着梅珊的全家福和个人照。在抽屉里,我们发现了她的手机。

手机没有设置密码,打开的异常顺利。

手机里只有一条短信,是今天十二点收到的那条关于售房的垃圾短信。其他的都被删掉了,而在通话记录里同样一片空白。

“我们出去吧。”我走在两人身后说道。

就在跨出门的一刹那,眼角突然看到几粒红色的泥土,落在门轴下方。我捻起来看了看,正是小树林里的红土。

刚一出来萨拉就问道:“怎么样?”

我摇摇头,“线索还是太少了,完全没有头绪,我想警察应该很快就会到的,而且也会调查的非常仔细,凶手也逃不了。”

一个下午转眼就过去,夜幕很快降临,这幢位于山区的别墅更是六点就完全黑了下来,不过窗外的大雨倒是小了,而飘起了细细的雨丝。

剩下的五个人聚集在大厅,谁也不肯会房间。就在这时,砰一声,眼前突然漆黑一片。

“啊!”只听耳边传来孙富成紧张的声音,“停电了?”

“可能是下雨停电了,我去二楼的总闸看看吧,你们在这里不要动。”张一凡说道,借着手机微弱的灯光想二楼走去,很快就不见了。

其他人也拿出了手机照明,微弱的屏幕一个一个亮起来,身边的萨拉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啊!”

“怎么了?”我看过去,萨拉一脸惊悚的看着前面何磊的背影。

萨拉看着,有些颤抖的右手指了指何磊,又马上放下来不再说话。

一直过了五分钟,何磊正准备上去看看,大厅里的灯突然亮了。

张一凡出现在楼梯口,“不知道是哪里出问题了,我启用了备用电源,看来我们还是各自回去睡觉吧。”

“等一下!”众人又重新回头,我说道:“有了新的线索,萨拉,你刚才想告诉我什么?”

萨拉有些犹豫,走到张一凡身边,才道:“刚才停电的时候,我看到何磊在黑暗中的样子,和昨天晚上我看到的小树林里的一模一样。”

“何磊,你一个人去哪里干嘛?”孙富成问道

我紧接着道:“不是一个人,还有梅珊,当时梅珊穿着黑衣服,那时天色太黑,所以萨拉才看到了一个人影。”

何磊脸上先是惊讶,随后又变得懊悔,“昨天晚上,梅珊发短信让我去小树林找她。”

“难道是你?”张一凡后退一步,惊讶道。

“不是我!我离开的时候她还好好的。”何磊连忙说道。

“她叫你出去都聊了什么?”

何磊还没说话便狠狠瞪了一眼张一凡,“当然是想踹了我这个穷光蛋,和他再死灰复燃!”

“你胡说什么!”张一凡一声厉喝,要不是萨拉拉着他,恐怕就冲出去了。

“好吧,我知道了,先回去睡觉吧,明天警察就到了。”我看了一眼两人,不行,还有一点想不通,决定先让他们回去。

“唐峰!”张一凡不甘的叫道。

我摆摆手,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在大厅中翻翻找找,其他人也被我的举动吸引,跟在我身后。

找到了!

我捻起一根断了的电线看了看,向身后问道:“张一凡,你刚才去二楼做什么了?”

张一凡明显愣了愣,过了一会才说道:“去检查电路总闸。”

“说谎!你去做了什么?”我厉声问道。

“停电了,我去检查电路。唐峰,你怎么了?”

我没有回话,把手中断开的电线拿起来。

“原来是电线断了才停电的吗?”张一凡手不自觉放进上衣口袋里,说道。

我一步走过去,将他口袋里的手拽出来,只见他手指间还挂着一个男士吊坠。

何磊最先惊讶的叫了起来,“那是我的项链!我放在房间里的,怎么会在你那里?”

“你刚才就是上去拿这个吧,剪断了电线,去何磊的房间拿了他的项链,下一步,你会干什么?是把他放在凶案现场,还是直接放到梅珊的尸体上?”

“张一凡!你为什么要杀梅珊?”我厉声道。

眼前的人笑了笑,“唐峰,你说什么呢?这个坠子是我刚才捡到的,凶手怎么可能是我?你有什么证据吗?在我看来,何磊才是最可疑的。你有这么多时间应该去调查一下他,而不是在这里怀疑你的委托人。”

我摇摇头,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

“现在还在狡辩,难道要我把证据都摆出来吗?那好,我就一点一点把你揭穿!首先,我们看了梅珊的房间,她连那么旧的布娃娃都没有扔,去哪儿都带着,还有从她桌上的照片,就知道她是一个很念旧的人,这样的人会定时删除自己手机里的信息?当然不会,答案就是那些信息是被别人删除了,为了掩盖某些证据,删得干干净净,一条不留。可是问题是你删的太全了,反而留下了证据。”

“什么证据?”张一凡避开我的眼神,问道。

“这里位于富人区,为了吸引富人的购房欲,只要进入公司服务范围,每天早上八点和中午十二点左右,房地产公司都会发一次购房信息,我们大家都收到了。而梅珊的手机里只有十二点收到的那条短信,八点收到的那条被删掉了。信息绝不是梅珊自己删除的,因为那时候她已经死了,而是有人在八点到十二点,这段时间内拿到了她的手机。九点半以后,大家一直都在一起,只有你和孙富成,还有中途离开的何磊。你九点回到别墅叫我,有充分的时间删掉信息。孙富成据他所说一直在别墅背后,也有可能在我们离开后拿到梅珊的手机,当然,还有去找他的何磊。”

“你就凭这个?”张一凡摊开手,“你也可以怀疑孙富成。”

“当然不止这些!梅珊死的那天晚上,你说你去洗澡了,证据就是你和萨拉的对话。你让萨拉去收衣服,而那些衣服竟然是你洗的。据我所知,大学四年你从来不做家务,怎么会主动洗衣服?而且还刚好晾在了能看到那片小树林的萨拉的窗台上。为的就是让萨拉作为目击者,让她既看到梅珊死前和何磊在一起的情景,又可以为你做不在场证明。”

不给他反驳的机会,我再次开口。“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先是告诉梅珊你想和她复合,让她和何磊分手。同样是富家子弟,梅珊当然会选择你,而不是脾气暴躁的何磊。你让梅珊打电话约何磊出去,有意让萨拉看到梅珊和何磊见面后,利用萨拉去帮屋子换床单的时间杀了梅珊,然后又假装刚好洗完澡回来。等待第二天尸体被发现,你就借口回来叫我,却乘机删掉了梅珊手机里和你的对话信息,和通话记录。”

“你希望由我来把何磊定为凶手,而不是警察。所以当我找不出凶手时,你才会慌张的在又加了一项证据,为的就是在警察到来后一口认定何磊就是凶手。”

“不过我不知道的是,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杀了梅珊,然后嫁祸给何磊,有什么目的?你还是不愿意说吗?”我停下我的咄咄逼人,放软了语气问道。

“也许我知道是为什么。”此时,一个声音插了进来,何磊大声道。

“因为他想灭口。”

“何磊!”张一凡跳起来想冲过去,想阻止何磊,但是何磊更快。

“你想掩盖你公司的罪行!你为了钱逼得人跳楼,逃税,挪用公款,你想掩盖的事情还多着呢。但是这些却被当时正在和你交往的梅珊发现了,而梅珊又告诉了我,你想做的就是让梅珊把这些统统带进坟墓,还把我送进监牢,你打的算盘真好啊。”何磊一口气全说完后,站在原地恶狠狠地看着张一凡。

张一凡早已呆在原地,“是她威胁我!一个月前,梅珊联系到我,让我给她五十万,否则就把秘密公开。可是她拿了钱还不知足,几天前又向我要了一百万。”

   “我把她约出来劝她放手,她说反而说她没做过这样的事,我只好。。。。。。只好。。。。。。为了怕你们查她的手机查到她威胁我的短信,我只好把短信都删了。是她逼我的,我不想杀她,我也不想杀人,这一切都是她逼我的!”

张一凡跪倒在地,懊恼的捂着头。

天色渐渐亮了,稀稀拉拉的小雨终于停了下来。

远处传来尖锐的鸣笛声,警察到了。

一个月后,我坐在办公室,喝着热腾腾的咖啡,手里是一份最近轰动的新闻:

周氏企业收购XX公司,借此成功渡过金融难关,成为房地产界新的领头羊。XX企业由于其董事长涉嫌杀人一案被拘后,公司股价一度下跌,濒临破产,最终被周氏企业低价收购。

看到这,我突然想起别墅里的种种,一个念头突然冒出来······我瞬间全身发寒,犹如置身冰窟。














181

主题

6022

帖子

148

积分

首席侦探

请叫我小纯洁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148

自爆狂人勋章灌水勋章活跃分子勋章不可能犯罪推理大赛亚军勋章大富翁勋章爆照大赛优胜杰出贡献勋章以坛为家

QQ
发表于 2014-10-18 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然后我又问了其他人,以下是各人的说辞:

孙富成:“那时候我一个人在房间里收拾东西,因为我是下午才到的,行李都还没动过。”

我和萨拉三天前就到了,孙富成前天下午到的,梅珊、何磊和你一样,也是昨天到的,不过他们是早上到的。”张一凡说道。

有点问题。。

还有结尾周氏企业没看懂

失踪人口回归

1

主题

4

帖子

0

积分

侦探助理

Rank: 1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8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Ksyd 发表于 2014-10-18 21:32
然后我又问了其他人,以下是各人的说辞:

孙富成:“那时候我一个人在房间里收拾东西,因为我是下午才到 ...

呃·····那个是万恶的错别字,是何式企业,这个错别字很严重啊,嗯,知道了,多谢

61

主题

2470

帖子

122

积分

IC鹳狸猿

高贵的黑色魔鬼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122

脑子灵光勋章杰出贡献勋章活跃分子勋章灌水勋章大富翁勋章最有魅力

发表于 2014-10-18 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又问道:“对了,孙富成,你刚才哪里了?”这里少了一个字。
而何磊则住在我对面,作为何磊女朋友的梅珊却被安排住进了一楼的侧卧,仅仅就在张一凡旁边。仅仅就在张一凡旁边没太懂。
梅珊想了一会,一脸苦恼,“看到了。当时有一道闪电,把树林都照亮了,我看到一个人影。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是我看得出那是个男的。”这里应该是萨拉。
总体感觉还不错,就是人物的性格感觉描写着不是很好,还有最后拿走何磊的项链不是太晚了吗
Love is our true destiny,we do not find the meaning of life by ourselves alone,we find it with another.

1

主题

4

帖子

0

积分

侦探助理

Rank: 1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8 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羽宮瑛介 发表于 2014-10-18 22:42
又问道:“对了,孙富成,你刚才哪里了?”这里少了一个字。
而何磊则住在我对面,作为何磊女朋友的梅珊却 ...

嗯,修改了很多次,可能没有检查仔细。仅仅就在张一凡旁边就是住在张一凡的卧室旁边。

有的人我本来想删掉,又保留了,显得很累赘,以后多多努力。多谢

181

主题

6022

帖子

148

积分

首席侦探

请叫我小纯洁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积分
148

自爆狂人勋章灌水勋章活跃分子勋章不可能犯罪推理大赛亚军勋章大富翁勋章爆照大赛优胜杰出贡献勋章以坛为家

QQ
发表于 2014-10-21 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文最好在修改一下
失踪人口回归

1

主题

4

帖子

0

积分

侦探助理

Rank: 1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4-10-22 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Ksyd 发表于 2014-10-21 20:41
原文最好在修改一下

已经发出来就不改了,这个系列以后还会有,看看我能不能成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盟为IC探员

本版积分规则

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 沪ICP备16051875号 )

GMT+8, 2020-7-12 03:5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