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找回密码
 加盟为IC探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欢迎来到IC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本推理论坛经营项目有:推理谜题(原创每期谜题、非原创转贴推理题)、推理大赛、推理小说、推理游戏(杀人游戏)、推理下载(推理动画、推理漫画、推理剧)、各类逻辑推理题和智力题、侦探推理学院(验尸、指纹、犯罪心理专题)
查看: 3067|回复: 26

花絮3,12月16日,文已完结·《倾国倾城》·王羽林枫制造

[复制链接]

11

主题

140

帖子

5

积分

侦探助理

屌丝

Rank: 1

积分
5
QQ
发表于 2015-11-23 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羽 于 2015-12-16 22:36 编辑

一楼献给推理!

大家好,我是王羽。曾经在某个群里面,几个好友商量以中秋为主题写一篇小说。拖了很久,完成了这篇。

本来早就构思好了的,但“文以载道”,王羽·林枫总想文章可以承载一些什么,至于到底承载了什么,待看官们看完后再同大家交流学习。




王羽林枫已完结作品,请戳这里:

《木乃伊归来》

《拈花折煞世人狂》

《青衫湿遍·修罗祭》

《倾国倾城》




附上一张封面——

封面

封面
王羽林枫制造,我们不惜工本
QQ:王羽1091630479;林枫423577993
已完结作品:《木乃伊归来》《拈花折煞世人狂》《青衫湿遍·修罗祭》《倾国倾城》

11

主题

140

帖子

5

积分

侦探助理

屌丝

Rank: 1

积分
5
QQ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3 15:54 | 显示全部楼层
倾国倾城

作者:王羽•林枫


楔子

      华灯琳琅,光晕斑驳。

      哼着歌儿,折过一个街角,光华黯淡下来。灯红酒绿,有些模糊。右边一盏紫粉色的小灯亮着,招牌上写着“文身大师”,在左右摇晃着。

      颠颠倒倒地跨进店门。

      年内最深处一个男人站起来:“小姐,文身就坐下;酒吧在对面。”

      “嗯……姐今天高兴,来,给……给姐文个身,哈哈……”来人醉醺醺地笑着。

      “想文什么?”

      “姐这么漂亮,就——文一个美人吧。”
王羽林枫制造,我们不惜工本
QQ:王羽1091630479;林枫423577993
已完结作品:《木乃伊归来》《拈花折煞世人狂》《青衫湿遍·修罗祭》《倾国倾城》

11

主题

140

帖子

5

积分

侦探助理

屌丝

Rank: 1

积分
5
QQ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3 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沉鱼

1.

      津海市逸安海洋馆,海豚训练馆。

      人影穿梭。

      闪光灯和快门声交错四起。

      水池边趴着一个湿淋淋的女人,连体的紧身潜水衣勾勒出她的曲线,拉链停在腰间,露出后背,雪白的后背皮肤上镌刻着巨大炫目的彩色文身。只是这一切已失去了生气。

      池中的海豚发出着轻微的叫声,依依不舍地在池壁边徘徊。

      “朱队,”柳生捏着手里的笔,“死者身份确认了,叫瑶菁蔚,是这座海豚馆的训练师。”

      朱铁雄挥手驱赶了一下尸体周围游动的海豚,“嗯”了一声。

      法医毛小瞳从门外走进来:“来了这么多人呀?警察人手真充足。”他冲朱铁雄打个招呼,戴上手套,蹲在了尸体旁。

     “体外没有明显的致命伤,也不像中毒,看样子,可能是溺亡。”毛小瞳端起死者的脸,吹了声口哨, “真是个美人呐,这么年轻,人生的大好年华,可惜了,可惜了。”他连连感到惋惜,“而且,凶手这么残忍。”他看着瑶菁蔚背上的文身,那副文身被四四方方地切了下来,盖在背上,似是盖着什么东西,“西施浣纱图。”

      “你说什么?”朱警官问了一遍。

      “这个我懂,文的是什么。”法医指指文身,取出镊子,夹住后背被切下来的皮肤的一角,小心翼翼翻开。一根极细的线随着皮肤翻起而被扯开,发出了极轻极缓“咻”的一声。法医“咦”了一声。

      一个像极钟表指针转动的哒嗒声开始响起。众人侧耳倾听。法医揭开尸体背后的皮肉,原来,尸体后背里被塞进去了一个东西,此时正急促地闪着红光。“这——”

      “走!”朱铁雄大喝一声,提起毛小瞳向门外的方向扑去。

      “轰——!”背后的海豚馆里碎石纷飞。
王羽林枫制造,我们不惜工本
QQ:王羽1091630479;林枫423577993
已完结作品:《木乃伊归来》《拈花折煞世人狂》《青衫湿遍·修罗祭》《倾国倾城》

11

主题

140

帖子

5

积分

侦探助理

屌丝

Rank: 1

积分
5
QQ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4 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2.

      小红点忽明忽暗了一下。一缕青烟缱绻地飘出,绕到了大门口,然后被门页给撞得灰飞烟灭。门被打开,津海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廉咏站在门口:“弟兄们都没事吧?”

      朱铁雄站起来:“伤了两个,现在正在医院。”

      廉咏摘下墨镜,眯着眼扫了一眼会议室里衣衫狼藉的众人,拍了拍朱铁雄的肩膀:“先开会,开完会大伙儿回去洗个澡换件衣服。继续吧。”

      “是。”柳生道,“死者瑶菁蔚今年28岁,未婚,据海洋馆方面了解,她为人比较安静,较少与其他人来往,所有时间都喜欢和动物呆在一起,所以来海洋馆工作,已经工作了5年了,家住在关南小区。”

      武器专家弓长宇伸出带茧的手指:“歹徒使用的是一种经过改装和配制的的TNT炸药又称黄色炸药,是比较安全的炸药,能耐受撞击和摩擦,不会吸收水分,可以存放多年,啊,成分是三硝基甲苯,无臭……”弓博士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掉书袋了,抑制了一下自己兴奋的情绪,“呃……它依靠雷管进行引爆,总之,不是随便搞出来的土制炸弹,肯定背后有行家。”

      刑侦支队队长朱铁雄发布命令道:“现在兵分三路。杨露。”

      “头儿!”一名女警应道。

      “你带一组,去进一步调查命案现场有没有目击情况。”

      “嗯。”

      “柳生,你负责去死者的住址,搜集死者的人际关系。”

      “是!”

      “另一组调查炸弹来源,我亲自去。”

     “还要一路,”廉副局若有所思道,“凶手如果是只想置瑶菁蔚于死地,他(她)已经做到了,又为什么还要在她身体里塞一个机关启动的炸弹呢?说明他(她)这枚炸弹并不是为瑶菁蔚准备的。如果凶手手里还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呢……?没抓到他(她)之前,我们整个津海市都不安全。我们需要防患于未然。”他看了一眼众人。

      在座的老警员们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第四路,由我去。”廉咏把墨镜拿起来,“对了,”他回头问了一句,“海洋馆的监控录像看过了吗?是什么情况?”

      “呃哼……”柳生难为情地清了清喉咙,“报告廉局,命案发生的海豚训练馆是平时训练海豚的场所,是不对外开放的,所以里面没有摄像头,从海豚训练馆出去可以通过后门,那里也没有摄像头。海洋馆的监控录像都看过了,而且,海洋馆是公共场所,入馆买票不需要身份证登记信息;今天是周末,海洋馆游客人来人往,有监控摄像的地方拍到的内容没有发现异常,——虽然有同事正在又一遍地过监控录像,但如果按监控录像反映的来看的话,”柳生求助似的望向朱警官,“恐怕命案的嫌疑人得面对全津海市的900万人。”

王羽林枫制造,我们不惜工本
QQ:王羽1091630479;林枫423577993
已完结作品:《木乃伊归来》《拈花折煞世人狂》《青衫湿遍·修罗祭》《倾国倾城》

11

主题

140

帖子

5

积分

侦探助理

屌丝

Rank: 1

积分
5
QQ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4 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3.

      杨露上一次没有随着警队一起出警,所以这是她第一次来到逸安海洋馆。这也方便自己以初见的视角来观察整个现场环境,杨露如此想道。

      这家私立海洋馆没有耽搁时间,一直在照常运营,没有中断过。职员们疲惫地做着自己的工作,呈现出忙碌的景象。

      “马上把修理工叫过来,厕所的水龙头已经滴了一小时28分钟了,”吴逸安是这家海洋馆的馆长,精力旺盛,事必躬亲,没有比向他打听更合适的人了,他正在打电话,“还有,半个小时后开会,通知运营部的人,今天要拿个中秋活动方案出来!——我进个电话,你别挂——”

      他向女警抱歉地比划一下。“喂,快点讲。——对,请假?为什么?现在是公司最忙的时候,——你外婆三年前就死了一回了!我不是也和你们一样没休过假吗?你写个申请递上来,好吧?再见!——对不起,”他把电话夹着,“你刚才问什么来着?”

      杨露愠色道:“我问,瑶菁蔚平时是个什么样的人?”

      “话不多,做事认真,很有爱心,喜欢和动物打成一片,最适合在我们这里工作。”

      “她背后的文身,”杨露向后挥了一下,“是什么时候文上去的?”

      “我看起来像变态吗?”吴逸安反问一句,低头签着文件,“海豚训练师只有她一个,海豚训练馆的更衣室只有她一个人使用,里面我又没有装监视器,怎么知道她什么时候有的文身?训练师下水穿的都是鲨鱼皮的连体泳衣,别人又看不到后背。”

      杨露想了一下。“她有交男朋友什么的吗?”

      “等一下——”馆长打断警察的话,对电话里说,“是的,预约一下大夫,按计划,那两条大白鲨要进行健康检查了。——应该没有吧?”杨露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对她说的,“她在这里工作8年了,好像一直是单身,当然,这只是感觉。具体我也不知道啊,别人不可能把自己的感情生活挂在嘴上啊,至少在我们公司没人说自己是她男朋友。你要是问我有没有人追求过她,这我就不知道了。只是觉得她漂亮啊,眼光很高,冷淡得很……”馆长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谢谢了。”杨露不耐烦地走开了。

      “好的,再见。”吴馆长对着电话说道,“对了,人事部需要出个招聘启事,招个‘海豚训练师’。”




      “谢谢。”柳生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噘着嘴想道,这问了第三个人了,才有人愿意指路。

      指路的老头儿则颐指气使地离去。

      “现在人就是这么操蛋,别泄气,领导!”一个大叔警员过来拍拍他,分了他一半面包,“吃点吧,还没吃东西呢。”

      “别这么叫我啦,雷叔!”

      雷励无所谓地表示:“你本来就是我领导嘛。——喏,应该就这儿。”他捏着小纸条核对着地址。

      瑶菁蔚租住的地方是一片地下室。地下室被隔成了密密麻麻的小房间,像蜂窝似的。警察弯着腰才勉强从入口钻了进来。地下室里还有别的房客,他们似乎都习惯了在这片空间里蜷着身体活动。房客们看到陌生人到来,纷纷进房,关上了门,连议论声都没有。

      警察找到了瑶菁蔚的房间,用在她更衣室储物柜里找到的钥匙试了试,门开了。

      房间里一览无遗,整齐洁净。只是墙角蜷缩着一只猫一条狗,在谨慎地低声呻吟着。

      柳生靠过去,猫狗一哆嗦,贴紧墙壁。他走近才发现,这两个小家伙身上尽是伤痕!狗狗掉了很多毛,皮肤上有多处淤青;猫咪的前爪上皮肉外翻,脖子上也有深深的勒痕。两只小动物饿得瑟瑟发抖,在互相舔舐着伤口。“怎么这么残忍!”柳生气愤地锤了一下膝盖。

      他把面包撕了一小块,捧在手心。两个小家伙凑过来,胆怯地闻了几下,争相吃起来。柳生另一只手轻抚它们的头:“慢点吃。”

      雷励则绕到门前,看到隔壁房间的门没关,一个胖子坐在矮桌前,脸凑在电脑屏幕上玩游戏,桌上摆着方便面桶和纸卷。

      “喂,胖子,”雷励拿出照片,“你认识这个人吗?”

      胖子偏过头,一脸的萎靡,他打量了一下,机警地放开鼠标。“我叫史晓明。”

      “哦,史小胖同学,你认识这个人吗?”

      “喏,隔壁那个美女嘛。”

      “哟呵,你们熟吗?”雷励问道。

      “见面会点个头吧,没说过几句话。”

      “对嘛,人家是女神级别的人物,看你也不敢和别人搭话。”

      “得了,那个女的是个变态!”

      “啥?”

      “隔壁那美女,天天下班回来虐待她的宠物,打得鬼哭狼叫的。”

      “什么!”柳生从房里钻出来。

      “喏,一只猫一只狗,有一次我看到过,身上都是伤。有时候还能听见它们饿得嗷嗷叫,估计是几天不给它们东西吃。——既然这么讨厌小动物,就别养嘛,是不是?”

      雷励厌烦地擤了擤鼻子:“她有没有什么朋友或男朋友?”

      “这我就不知道了。现在这个社会,有几个人关心自己的邻居啊?或者说,有几个人想了解自己的邻居啊,大叔?”

      雷励琢磨了一下。“也是,和我们年轻哪会儿不一样了。”

      “可不是嘛,和我们老家乡下也不一样,街坊邻居知根知底、互相帮衬的,靠得住。——诶,”史晓明压低声音问道,“隔壁美女出事啦?”

      “没出事用得着和官差扯上关系吗?”雷励亮亮警察证件。

      “诶,是什么重大案子吗,警察大叔?”

      “最近有没有什么人来找过她?”雷励没有回答他。

      “她是嫌疑人还是怎么?”史晓明自顾自拿出纸笔,“是不是潜逃了?你们是来抓她的吗?”

      “到底是你问我还是我问你?”

      “诶,嗨,我又不是天天守着她,怎么知道有没有人来找她?这地方你看,你们随便就能进来,又没门禁。——还有,”史晓明跪在矮桌上翻了半天翻出一张名片,“别误会哈,我是个记者,《蚂蚁日报》的记者。”他展开纸笔做足了架势。

      雷励一把扯走他的纸揉成团。“那没得聊了。史小胖同学,别多问别多写。”他威胁道,然后朝出口走去。

      柳生返身抱出了那对猫狗,跟着出去了。

王羽林枫制造,我们不惜工本
QQ:王羽1091630479;林枫423577993
已完结作品:《木乃伊归来》《拈花折煞世人狂》《青衫湿遍·修罗祭》《倾国倾城》

11

主题

140

帖子

5

积分

侦探助理

屌丝

Rank: 1

积分
5
QQ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4 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4.

      朱警官换下了他的长风衣,改穿一身廉价西装,手里拿了一个鼓胀的信封,把它塞进衣服里。

      他来到一片棚户区,外围搭满了脚手架和油布。入口处坐着一个十分老迈的婆婆,衣着肮脏,口中神经质地念念有词,身前摆着一个钵。道路狭窄晦暗,两边密密麻麻的尽是店铺和摊位,卖着廉价的衣服、箱包和日用百货,拥挤促狭。朱铁雄在一处角落供着地藏菩萨的门前停下,环视了一下周围,推门而进。

      家里一家三口正在吃晚饭,旁边的小电视机自顾自亮着。一个头发湿漉漉披在后面的妇女正一手端着碗,一手捏着勺子,威胁小孩儿吃饭,她回头看了一眼来客,安静地放下碗,抱起孩子往屋外走:“安安,跟妈妈出去玩会儿,爸爸跟叔叔有工作要谈,我们不打扰他们好不好?”她从朱铁雄身边侧身而过,然后带上了大门。

      “哟,朱警官,坐。”桌子最里边的男人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笑着说,“吃过饭没有?一起啊?”

      “不用了。”朱警官打量了一遍逼仄的房子,“‘清皮’啊,你怎么还住这儿?带老婆孩子搬去好点的地方吧。我知道一处楼盘,价格公道,环境也不错。”

      “干我们这一行的,又没干过大票,突然来了一大笔来历不明的钱怎么解释?”“清皮”一手握着筷子,咀嚼着嘴里剩余的食物,笑道,“你以为说搬就搬呐?”

      朱铁雄偏着头看了他良久。“最近有没有人出过货?是TNT炸药。”

      “是海洋馆的爆炸事件吧?”“清皮”叠起眼角的疤,低头刨了几口饭,“哈,我就知道,不是电视上说的煤气罐爆炸,谁在海洋馆里摆煤气罐呐?现在的记者太不负责任了,编新闻都编得这么不负责任。我看呐,你们警察下次该换公关了。”

      “这么说你是知道的咯?”朱警官没有理会他的喋喋不休。

      “知道什么呀?津海市这么大,”“清皮”把双臂张开,“有900万人口呀!每天得有多少黑社会在搞非法交易,你当我是天眼通呀,什么都知道?切。”他不屑地扬手。

      “歹徒已经炸伤了两个警察了。”

      “关我屁事。”

      朱铁雄霍地探出前身,揪住“清皮”的衣领:“我是说,有两个警察已经受伤了!他们命大,没有死,现在躺在医院,我是说他们的老婆孩子很幸运,没有变成孤儿寡母!”警官吸了一口气,“他(她)现在还逍遥法外,身上要是还有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爆炸,全津海市900万人,说不定下一个谁被炸死!”

      “清皮”丢下筷子:“我也有老婆孩子呀,老大!我管别人的死活,我被砍的时候怎么没有人管我呀!我不过想混口饭吃嘛,求老大们放过我吧。我只是个喽啰,被道上的黑老大们知道啦,我会死的!你拍拍屁股继续高升,我的家人怎么办啊!”

      朱铁雄松开手,坐回去:“你真的不说?”

      “我不知道!”“清皮”把头偏向一边,赌气道,少顷后,又说,“我上一笔线人费呢?”

      朱铁雄把信封从衣服里掏出来,推了过去。

      “清皮”瞄了一眼信封,平复着情绪。“城西有一个工厂,以前是造化肥的,叫海螺化工厂,后来荒废了,半年前,来了个香港仔,一口的广东腔,专门捣鼓炸药的,江湖上都叫他‘炮弹’。听说他最近经常往那儿跑,搞不好是在备货。我就知道这么多。”

      朱警官站起来。“对了,海洋馆爆炸这事,别到处嚷嚷。”

      “我管不住嘴的。”“清皮”厌烦地扬手。

      朱警官出门,看到“清皮”的妻子正在巷子里,和儿子追赶。走出巷口时,他往坐在巷口的老婆婆的碗里扔了一枚硬币,然后离开了。

王羽林枫制造,我们不惜工本
QQ:王羽1091630479;林枫423577993
已完结作品:《木乃伊归来》《拈花折煞世人狂》《青衫湿遍·修罗祭》《倾国倾城》

11

主题

140

帖子

5

积分

侦探助理

屌丝

Rank: 1

积分
5
QQ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4 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5.

      操练场里。

      “快,快点!”

      一队男特警穿着白色紧身T恤,正在操场上匍匐前进,扬起了沙土。

      旁边一双警靴在来回走动。它的主人是一个女人,身着黑色T恤,一头短发,戴着黑色帽子,手里握着秒表,大声喊道:“作为狙击手,快,是非常重要的,你们必须在敌人之前赶到射击地点。你们太慢了!”

      当一帮男人拼命挪动手臂爬过终点线的一刻,女人按下了秒表:“57秒。”

      特警们瘫倒在地上,伸着懒腰,欢呼起来。

      “重来。”女教官说。

      “什么?!”学员抗议道,“已经达到一分钟以内了啊,长官!”

      “作为狙击手,最重要的是静,你们太吵了,还没到射击点就会被敌人发现。”女教官不由分说,“全部重来,我不想听到一点声音。”她说完丢下队员们,朝另一边走去。

      廉咏戴着墨镜,远远站在一旁看着这边。

      女教官走过来。

      “小严,”廉副局长说,“都到吃晚饭时候了,还没放操呢?”

      “这帮崽子不调理他们他们爱闹腾。”严槿雯拢了一下耳畔的头发。

      廉咏看着眼前这个面容姣好、身形挺拔的女特警。“还是这么拼命呐。”

      “廉局,找我有什么指示吗?”

      “发生了大案,”廉咏表情凝重,“市里高度重视,需要狙击手配合,我跟你们武队长打过招呼了。”

      严槿雯向正在训练的学员们示意了一下:“我的队员个个儿都是神枪手,随便挑。”

      “上级点名要你——歹徒可能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有炸弹。”

      “炸……弹?”女狙击手轻轻念出这个词,轻咬下嘴唇,“上级还能相信我吗?”

      “除了你,我想,没别人能做到了吧。”

      严槿雯望向一边,满眼似乎是曾经的影子。晚风拂过,吹响了风铃,无限的夕阳洒在她小麦色的皮肤上,深情而美丽。
   

      津海市丹阳广场的屏幕上正在直播2010年南非世界杯的最新动态。

      警车远远地停在“画廊大厦”前,安静而急躁地闪着警灯。

      有市民在阳台和天桥上看着热闹。“嘿,我打赌抓不住犯人,警察都是饭桶。”“听说已经死人了?”“你们猜会死几个?”“匪徒胜利还是警察胜利快点给个结果吧,我还要回家吃饭咧!”……

      “歹徒就要出来了,各单位注意,”廉咏副局长亲自指挥布置道,“歹徒手里有人质,而且已经杀了一名人质了,极度危险,狙击手就位,可寻机击毙。”

        几个人头出现在大厦门口,然后走出来,却都被捆绑着,拴在了一根绳子上。随后,一个男人从楼门里移出来,手里牵着那根栓住所有人的长绳。

      “狙击手,报告。”特警队副队长武勋询问道。

      “报告,歹徒和人质之间间隔不算近,可以射击。”

      “等等,那是什么?”

      突然,歹徒站立不动,把身上的红色马甲掀开,里面密密麻麻竖立着一排东西。

      “炸弹,是炸弹!”

      “停止行动,禁止射击!”武勋急切下令。

      “砰——!”枪响了。歹徒应声倒地。击中了头部。炸弹没有爆炸。

      “谁开的枪!”廉咏破口大骂。

      “报告,是我。”一个女声从耳机里传出。

      “你没看到歹徒身上绑着炸弹吗!”武勋大喝,“谁让你开枪的!”

      “看到了,我还看到人质身上也绑了炸弹,人质不敢跑,这说明歹徒手里有遥控器,人质极度危险,那一瞬间我看到了射击的时机,所以我开枪了。”

      “回去之后写份检查给我,”武勋气呼呼地说,“我看你以后还是干点别的去吧,严槿雯!”

王羽林枫制造,我们不惜工本
QQ:王羽1091630479;林枫423577993
已完结作品:《木乃伊归来》《拈花折煞世人狂》《青衫湿遍·修罗祭》《倾国倾城》

11

主题

140

帖子

5

积分

侦探助理

屌丝

Rank: 1

积分
5
QQ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6 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6.

        护士从病房出去了。

        樊孟然从枕头后面搜出薯片,继续边吃边看着电视机。电视机播放着碟片《第五元素》。“你看,汽车在城市空中可以飞行耶,嚯,爆炸了一大片,你说这是真的吗?”

      “那是电脑科技,现在这技术,哪有那么多东西让你炸?——还有,”临床的耿义道:“不听医嘱,乱吃东西,你还想不想好了?”

      “我巴不得多躺几天哩!”小樊嚷起来,“当小警员儿又累又没钱,就当休假了。”他晃晃自己缠着绷带的左脚,显得有些得意。

      “要是你自己掏钱,你就舍不得多住几天院了。”耿义道。

      “咱这可是工伤!单位的便宜不占白不占。”

      这两人便是海豚训练馆爆炸案中负伤的警察。当时耿义愣头愣脑没来得及卧倒,被爆炸的气流喷着了。樊孟然伤得比耿义轻,他实际上是趴下来时没调整好重心,自己扭伤了脚脖子。

      外面忽然传来吵闹声。

      “我妈上车时是活着的,到了你们医院却死了!你们不负责任?!”

      “抬上救护车之前我就说了,人很虚弱,不适合在车上颠簸,就近找医院治疗最合适,是你们非要运过来的。”

      “你们是医院,是医生,救死扶伤天经地义!你们还想把病人扔着不管?!”

      “我们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啊……诶诶,你别打人啊!”

      “你等着,老子找人弄死你,有本事你别来这医院上班!”

      耿义收起耳朵,轻轻说:“哎,好像是医闹,我们要不要出去看看?”

      樊孟然心安理得地说道:“看你的电影,——我们现在又没当班,管这闲事去了?——你看多有意思,这女外星人怎么长了个男人的胸,你说这是真的吗?”

      “道具,现在的技术做件裸色的贴身衣服就行了,哪有真光身子让你看?”耿义起身关掉电视,还是走出病房去了。




7.

       警方走访调查。瑶菁蔚是孤儿院长大的,无父无母,为人安静孤僻;每天按时上下班,两点一线,典型的上班族生活,生活轨迹简单;鲜有朋友,熟人最多是在公司中,但也仅限于工作交流,而且身为海豚训练师,只此一人,她本人也热衷于这个岗位,没有职位竞争;有几个所谓的爱慕者,但也仅仅止于吃过几顿饭的程度,万没到恨之入骨杀之而后快的地步;收入虽然不高,但也够花,自给自足,也没有什么野心,没有财务纠纷。总之就是,她的社会关系很简单,简单到任何人都没有理由杀她,但换句话说就是,这世上任何人都有可能杀她。

王羽林枫制造,我们不惜工本
QQ:王羽1091630479;林枫423577993
已完结作品:《木乃伊归来》《拈花折煞世人狂》《青衫湿遍·修罗祭》《倾国倾城》

11

主题

140

帖子

5

积分

侦探助理

屌丝

Rank: 1

积分
5
QQ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6 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8.

      海螺化工厂位于津海市城区西部的一个烂尾楼群中。现在已经荒废,只剩下剥落的砖房和锈迹斑斑的铁闸门。

      本来这一带是要修建商业街的,但动工没多久,开发商卷着资金跑路了,于是留下这一片的烂尾工程,成为城市脸面上的一块疮疤,久而久之,每当夜色降临,这块城市阴影的角落,就被培育成了违法者聚集的天堂。多少吸毒、贩毒的人来到这里交易;年老的妓女也穿得衣着暴露,在附近招揽生意。

      化工厂里亮起了灯。

      对面烂尾楼里的朱警官收起望远镜,对着耳麦道:“一组守住大门;二组从侧门进入。”

      “一组就位。”

      “二组就位。”

      “记住不要开枪,里面可能有炸弹。”他看着手表等了几秒钟,“行动!”

      随着一声令下,柳生一把剪开海螺化工厂后门的门锁,雷励一脚将门踹开,第一小组的警员鱼贯而入。

      厂房里有三个人,将手头的东西扔下便逃。

      “警察!——不许动!”

      歹徒打翻了身边的塑料桶,企图为自己逃跑争取时间。

      柳生飞身一跃,扑倒了其中一人,那人往柳生身上招呼了一拳,柳生却死死抱住他不放手。

      二组警员摁住了正欲夺门的歹徒。

      剩下一人见状,把竹竿扫落在地,欲翻窗而逃。

      雷励掏出手枪:“妈的,你再动,我要开枪啦!”

      “唔要开枪!”歹徒举起手蹲下来,用广东腔喊起来,“有炸弹呐!”



      “你这么晚在化工厂做什么?”柳生揉了一下发青的左眼。

      “炮弹”戴着手铐,坐在桌子对面,打量着柳生委屈的模样,觉得有些滑稽。“没有做什么呀,阿sir。”

      “我们进去的时候,发现化工厂里有一枚正在加工制作的炸弹,是不是你做的?”

      “开什么玩笑啦!”

      “上面发现了你还有你同伙的指纹,你怎么解释?”

      “呐,我们也是看到了那个东西,就好奇,拿在手里看了一下而已啦。”

      雷励砸了一下桌子:“别跟他废话了!——老实告诉我,别耍花样,——最近你都把货卖给了谁?有没有出过一颗改装后的TNT?”

      “炮弹”嬉皮笑脸起来:“我只是个做鞭炮生意的,混口饭吃嘛,阿sir!”

      “没工夫跟你磨嘴皮子。”他拍了一下柳生的背,“出去把摄像头关一下。”

      柳生可怜地看了一眼犯人,默默地站起来去了,关上门的那一刹那,只听见广东腔绝望地在喊:“不是吧——?阿sir!”

王羽林枫制造,我们不惜工本
QQ:王羽1091630479;林枫423577993
已完结作品:《木乃伊归来》《拈花折煞世人狂》《青衫湿遍·修罗祭》《倾国倾城》

11

主题

140

帖子

5

积分

侦探助理

屌丝

Rank: 1

积分
5
QQ
 楼主| 发表于 2015-11-28 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落雁

1.

      “最近只有一个人跟我买过货,从两个月前开始的,分别是7月2号、13号,8月10号、25号,前前后后已经买过四单了,四颗炸弹。那颗TNT是上个礼拜买的。但我没见过买家,每次都是同一个号码发短讯过来,他(她)会先把钱打到我的账户上,然后让我去他(她)指定的地方,把货放在那儿就行,他(她)自己去提。

      “明天晚上7点半还有一单,交易地点是财富广场,东侧花坛的第二个垃圾桶。”

      根据“炮弹”的口供,警方提前暗中在财富广场布下埋伏,以免打草惊蛇。

      便衣化装成路人小贩,隐藏在广场的各个角落。

      支援组的车辆停在广场边,等待机动支援,由特警队副队长武勋指挥。

      刑侦队把临时总部安排在了广场对面视线最好的“新世界大楼”。这栋大楼是早期商业建筑群的一部分,如今已有拆除重建的计划。因为以18楼为界,18楼以下是办公区,18楼及以上是住宅区,所以18楼正对广场有一个延伸出来的广阔平台,狙击手严槿雯教官已经就位,观察着广场中的一切动静。

      “炮弹”站在广场中央,手抓一个黑色的提包,用长袖子抹了一把鼻涕,紧张地看着四周。

      “不要东张西望。”朱警官在大雁楼里远远地望着他,通过耳机指挥,“装作平时一样,走去交易地点。不要耍花样。”

      “炮弹”慢慢朝花坛的垃圾桶挪去。

      过往的行人并没有兴趣去关注周遭与己无关的人,都朝着自己的目的地赶路,生怕稍一停留,就会被这人流淘汰。

      “炮弹”把包塞进了垃圾桶。

      “好,按原定路线离开。”

      一群游人在花坛边拍照,摆着世上最恶俗的剪刀手自娱自乐;一对情侣坐在旁边的长椅上旁若无人忘我地抚摸亲吻在一起;一个小男孩叼着一支棒棒糖过来,捡起垃圾桶外的一块纸屑丢了进去。垃圾桶周围似乎像往常一样平静无聊。

      突然, “轰——!”广场上一辆伪装过的指挥车爆炸,火光冲天。

      “炮弹”惊诧地看向大楼,呆立原地。

      “糟糕!”朱铁雄惊呼,“武队长!”他叫完便夺门而出。一干警察紧随其后。

        电梯从“18”的数字闪烁到“1”,似乎经历了很漫长的过程,警察们在电梯内跺脚诅咒。终于“叮”一声清脆,大家鱼贯而出,甚至没有理会和他们擦肩而过的人进入电梯。电梯门在朱警官身后合上。

      警察奔出大楼,来到广场上。一名警员把正手足无措的“炮弹”摁倒在地,戴上手铐:“老实点!”

      其他警察扑向燃烧的汽车,试图救火。

      这时一个人从旁边的草丛钻出来:“哪里爆炸了?”此人正是支援组指挥、特警队副武勋。他看到自己刚刚乘坐的汽车正燃烧着熊熊烈焰时,噤声了。

      朱铁雄跨上前去一把提起特警队长的衣领:“谁让你乱跑的!?”

     “严槿雯说草丛里有个不明物体遮挡视线,让我去确认!”武勋扬扬手机。

    “为什么不用对讲机?”

    “她说总是串频。”

     朱铁雄略微觉得不妥。“狙击手,观察四周,不要失去岗位,收到请确认。”

      “一号收到。”

      “二号收到。”

      “三号收到。”

      “四号呢?收到请回话。”朱铁雄换了一个频道,继续试图呼叫,“严槿雯,请回答,严槿雯!”警官蓦地想起刚刚走出电梯前那最后一瞥:一个穿着大衣、戴着墨镜的人走进了电梯。“不好!”他感到不妙。

      “砰——!”一声枪响从新世界大楼楼上响起,在夜空下回响。紧接着,一个黑影从高空降落,摔在楼下的警车上,周围车辆的警报声被惊得一齐叫嚷起来。

      朱铁雄抬头,似乎看到平台上一个人影一闪。“封锁大楼!”他命令道。所有警察飞身往新世界大楼赶去。

    “朱队,”柳生的声音从耳机中传来,“凶手进电梯了!”




      柳生独自坐在新世界大楼22层的监控室里,观望整栋大楼的监控画面。

      忽然,他听到了一个声音,连座椅都随之振动了一下。但他没有站起来,只是更认真地盯着屏幕。

      他看到朱队一行人闯进电梯,看到他们焦急地跺脚,看到他们好不容易降落到一楼夺门而出后,一个黑色长外套走进电梯,摁亮了18楼的按钮。

      那人戴着棒球帽和墨镜,将脸埋在高高的衣领里,手上戴了手套,背着一个黑色的提琴盒子。电梯停在18楼后,他(她)把电梯门口的垃圾篓横在电梯入口,然后出去了,电梯门因为垃圾篓的阻隔,一直开开关关,合不上。柳生奇怪地审视着这块显示屏。

       之后,“砰”一声,似乎是枪响。柳生紧张起来,他看到长外套急匆匆跑回电梯里,一脚踢开了一直拖住电梯不让动的垃圾篓,摁亮1楼按钮,,又迅速摁了关门键,门缓缓合上,电梯运行。他(她)紧张环顾四周,似乎看见了角落里的摄像头。一只手套伸向镜头,然后,屏幕上闪烁起了雪花。在画面消失的前一瞬,柳生才意识到他(她)离开电梯时背在身上的提琴盒子不见了!

      柳生一边疯跑一边向朱警官报告:“朱队,凶手进电梯了!”




      新世界大楼内,办公区还有职员办公,而住宅区居民已经全搬走了,所以大部分电梯都在1层到17层的办公楼层间运行,只有两部电梯通到18层及以上的住宅区域。其中一部还早已年久失修没用了,只剩一部还在服役,从1层大堂直达18层,中间的办公区域是不停靠的。这也就意味着,凶手从18楼坐电梯到1楼,他(她)中途是被关在电梯里的,只能到1楼后才能出来,他(她)现在成了瓮中之鳖了!

      “王八蛋!”雷励边跑边骂。

      警察们纷纷从广场上赶回大厅。

      “把大厅警戒起来。”朱铁雄下令,“其他人守住电梯!”




      柳生在安全楼梯上拼命往下奔跑。

      奔到17层时,他钻上了办公区域的电梯,扶着内壁大口地喘着气。

      但比起他的虚弱,更让他痛不欲生的是他的焦躁,因为电梯门刚要合上,就有人来把门挡开,然后三三两两办公职员闯进来,——几乎每层都如此,——电梯一路艰难下行。

      柳生出离愤怒了。当电梯再一次打开时,他终于厌恶地掏出手枪,当着他们检查着弹匣。

      人们恐惧地看着他,并不知道这个便衣的身份,也不敢轻举妄动。

      “我想,待会儿可能会有枪战,你们确定要跟着我挤电梯吗?”柳生烦躁地说道。

      电梯里的人捂着嘴靠着墙壁溜出去,电梯外的人也不敢进来了。电梯终于顺畅了。

      柳生盯着电梯里下行的指示灯,拉了一下枪栓。




      新世界大楼一楼大堂,警察们正端着枪指着电梯的门。

      眼看着墙壁上的数字从18楼毫不停歇地往下有节奏地跳转着,18,17,16……手心有汗渗出,11,10,9……咽了一口吐沫,4,3,2……枪不自觉被攥得更紧了——“叮!”电梯到达的提示音响起,电梯门开启。

      警员拿着枪,一脸错愕,互相张望。

      一会儿,又一声“叮”,柳生从另一侧电梯出来,举着手枪。“朱队,凶手是谁?”

      “你自己看。”朱警官闪开身形。

      电梯里散落着一件黑色大衣,一定棒球帽,一副墨镜,和一把枪。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王羽林枫制造,我们不惜工本
QQ:王羽1091630479;林枫423577993
已完结作品:《木乃伊归来》《拈花折煞世人狂》《青衫湿遍·修罗祭》《倾国倾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盟为IC探员

本版积分规则

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 沪ICP备16051875号 )

GMT+8, 2020-7-12 04:4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