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找回密码
 加盟为IC探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欢迎来到IC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本推理论坛经营项目有:推理谜题(原创每期谜题、非原创转贴推理题)、推理大赛、推理小说、推理游戏(杀人游戏)、推理下载(推理动画、推理漫画、推理剧)、各类逻辑推理题和智力题、侦探推理学院(验尸、指纹、犯罪心理专题)
查看: 1344|回复: 0

开个小说 《斜罪》 龟速更

[复制链接]

1

主题

25

帖子

0

积分

侦探助理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17-4-25 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序言
其一:
“好冷,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好想回家!”
     “额,对呀,我已经没有家可回了,已经只剩下我独自一人了。”
“他们在看我吗?呵呵!”
“叮!”
“咻咻……”一声清脆的金属落地声响起,并带着滚动声。
“小鬼,这是大爷我赏给你的!拿去买个面包吃吧!”
“你这什么眼神!是想找死吗?”
“算了,算了,何必跟一个乞丐过不去,我们去下个地方继续喝吧!”
“哼,这钱你不要是吧!那就还给我。”
“……”
“好想再看看他们……”

其二:
“我为何会存在,为何会存在!”
“明明我就不该存在,为什么要生下我,为什么,为什么……”
“神啊!你若真的存在,就让我摆脱这个痛苦的命运吧!”
“或者,或者,直接将我抹杀……”


其三:
“能从远方看着你,我便满足了,因为那件事,不允许我们见面,你知道的!”
“嘀!嘀!嘀!”
……
正篇
“急急如律令,妖魔鬼怪退散,妖魔鬼怪退散!妖魔鬼怪……”寒风肆虐的街道上,空空荡荡没有什么人,此时,一个稚嫩的孩童从我的身边跑过,只见他右手挥舞着一柄玩具剑,左手拿着一个玩具葫芦,口中喊着“妖魔鬼怪退散”之类的话语。
“老师,你知道吗?其实三年前的那件案子,真相并不是警方说的那样……”
这时,我突然想起了一个月前一名女学生对我说的话。
我是一名老师,两年前来到这僻静的城区执教,而那名女学生我并不认识。
那一天傍晚,她带着调皮的笑容来到我的办公室对我说了些奇怪的话,什么三年前的案子,什么不是自杀之类的。看着那个笑容,我感觉到了一丝诡异,加上当时寒冷的天气,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老师,你觉得真相会是什么?如果不是自杀的话,那么凶手会是谁呢?是影藏在面具之下的人类还是妖魔鬼怪?”她讲完这句话便是离开了我的办公室,我没有追过去详细的追问,可以说我是根本没把那些话当作一回事,虽然有些惊讶震撼,但我也只是把那些话当作了处于叛逆时期的学生的恶作剧而已。
     在我想来,这肯定只是她的恶作剧,谁在这个阶段,这个年龄不是这样的,贪玩,爱恶作剧。想着想着就回忆起了自己上学时期调皮捣蛋的那些趣事,由此也把那些话完全的抛之脑后,直到今天,走在这寒冷空荡的街上,我又想起了那件事!
    我也曾私下了解过那件事,与其说是案子,不如说是一件学生不堪学习压力的自杀事件,当然还有传言是校园欺凌导致的,具体我也没有去了解过,因为当时我还并不在这个学校当教师。
   我的想法与大众的普遍想法一样,这不就是一件普普通通的不堪学习压力自杀事件还能是什么。不过不得不说,现在的学生学习压力大?荒谬,现在的学生真是太幸福了,有什么压力可言,又没有步入社会,为了寻找工作而烦恼,又不用很早起来走个很长的路,甚至于要翻山越岭才能到学校。
     看着街道两旁楼房耸立,这里的变化真的很大,十几年前,这里还只是一片山区,在那不远,还,有个孤儿院,但,不管这里怎么变化,变化有多大,我还是不喜欢这里,甚至于讨厌……
“李老师,早上好!”
校门前,门卫大爷对着我打了声招呼,这个老头在这里当了好多年的门卫,据说以前也是这里的老师,退休后因为闲着无事就在这里充当门卫,满头银发和那脸上的褶皱依旧挡不住他那硬朗的气质,他没有别的老人家那样浑浊的双目,而是如青年人般的有神,那眼神好似会看透,看穿一个人一般。
“恩,张老,早上好!”我对他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李老师,你今天怎么了?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张老将我拉到一旁问道。
“张老,有吗?可能昨天没睡好吧!”
我想到了昨天因为琐事而侧夜难寐,在我想来今天的种种思绪可能也是昨天没有睡好所引起的。
“李老师,现在离上课还有点时间,我觉得你还是在办公室补下觉,毕竟没有精神去上课,会很累!我是过来人,我懂!”
“恩,我知道!”
……
浑浑噩噩中来到了办公室,坐在椅子上闭着双目轻柔额头,努力想要使自己的思绪放空,使自己内心那微微燃起的不安情绪平静下来。





第二节

“嗒!嗒!嗒!”
敞亮的警局办公室内,一身黑色西装的李元斜靠着窗边,用那一次性的打火机打着火,可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打着。
“啊正呀,你这打火机不行呀”李元放下打火机对着坐在办公桌前研究案子的方正说道。
“学长,我身上就这么一个打火机,你又给我玩坏了!真不明白,学长,你明明抽烟,为什么都不带打火机!”方正抬起头看着李元抱怨道。
“我也不想的,可是就是忘了,而且我在家是不抽烟的,所以家里没有打火机!真是抱歉呀!”李元尴尬一笑说道。
“用我的吧!”老警员傅海龙拿起桌上的打火机扔给李元说道。
“傅前辈呀,打火机不要随便这样扔过来,很危险的!”李元接过打火机带着玩笑的口气说。
“嗒!”
“对了,傅老,那件案子研究的怎么样了?”李元点起烟好似饿狼一般狠狠的抽了一口说道。
“怎么样,还不就是那样子。”傅海龙眉毛微微跳了跳,带着生硬的口气说道“一点进展也没有,这案不好办,上头交代的什么一个月破案,跟放屁一样,警察又不是神,也没有什么上帝视角……”
方正放下手中的案子,喝了一口桌上的浓茶说道“这案子,确实不好办,死的是流浪汉,身份又不明,线索少,嫌疑人不明!”
“专杀流浪汉吗,就目前发现来讲已经是第三起了吧,连环凶杀,而且凶手越来越猖狂了,从第一起的死者全身被烧,到第二起的指纹脸被毁容,到现在第三起的随便掩埋!”李元对着烟灰缸抖了抖用着一种不高也不低的声音说道“凶手在一点点改变进化,在享受着这一切,不过他为什么突然就停了,没有继续下去!”
“我想凶手肯定是流浪汉杀腻了,他接下来就开始要找那些路人,能让警察查到身份的人下手了!”
“示威吗?”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也只能先一步步看了,我们现在能做的也就是多跑跑,多收集线索,赶在凶手下一步行动前破案,这样才能阻止这个疯狂的杀人凶手!”
从案发到现在,要从四个月前说起。
11月,秋临冬,天气微寒。
地点,河滩桥洞下。
这一天为雨,暴雨!
“傅老,什么情况?”站在河岸上撑着雨伞的李元看见傅海龙从桥洞下走出,立即是上前问道。
“凶杀!”傅海龙用手将脸上的雨水擦掉大声说道。
“具体什么情况?”
“车上说吧!”
“先说下死者吧,男,脸部被砸过,全身被烧焦,看不出年龄,身边有套被烧焦的衣物,不过没有被完全烧掉,应该是在烧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使凶手不得不停止,又或者放任衣物在那里烧,人离开了,衣物在烧到一半后自然熄掉,从那没被烧光的衣物来看,衣服很破而且丑,跟那种街头流浪汉的衣服很像。”傅海龙坐在车上用毛巾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与衣服,点起一根烟说道“死亡时间不详,这里是不是第一案发现场也看不出来,不过我想这里应该不是案发现场。现场没有发现什么打斗痕迹!不过具体要等专业鉴定人员和法医过来才知道。”
“哎,没想到,我才刚调来没多久就发生命案了。不是说这里发生的命案率很低!”
“像这样全身被烧的凶杀命案,我是没见过,而且我感觉凶手狡猾,也很聪明!”傅海龙看着车门外那阴云密布的天空说道。
“怎么说?”李元不解问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盟为IC探员

本版积分规则

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 沪ICP备16051875号 )

GMT+8, 2020-7-12 04:5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