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找回密码
 加盟为IC探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欢迎来到IC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本推理论坛经营项目有:推理谜题(原创每期谜题、非原创转贴推理题)、推理大赛、推理小说、推理游戏(杀人游戏)、推理下载(推理动画、推理漫画、推理剧)、各类逻辑推理题和智力题、侦探推理学院(验尸、指纹、犯罪心理专题)
查看: 1034|回复: 0

第二届IERC不可能事件调查中心谜题大赛第四回合——《刀锋馆异闻录》

[复制链接]

12

主题

62

帖子

7

积分

IC斑猪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7
发表于 2017-8-26 0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答题截止时间:北京时间2017年8月27日晚上8点整,届时将公布第四题答案。

刀锋馆事件
主要人物:
宁田羽玄19:主角,东京大学大学生,理工科学生,推理社成员
白神木子19:主角的大学朋友,剑道社成员
刀川武彦55:刀锋馆主人,剑术大师,刀剑收藏家
刀川文麿49:刀川武彦的弟弟,剑术教练
宫本冢寺24:刀川门下的大徒弟
刀川彩香23:宫本冢寺的女友,刀川武彦的养女
刀川朝子55刀川武彦的妻子
冲田武藏??:二十多年前,被赶出门后自杀的剑术选手
冲田阳子??:冲田武藏的妻子,下落不明
“嘿,宁田同学,下课了吗?”刚上完无聊的文化课,走在校园的我被某人小小的吓到了,我回答他说:“是白神木子同学啊,刚上完无聊的文化课,讲一些历史民俗,神话传说的,听的我想睡觉,你又去剑道社吗。”。白神追问:“是的,我有空就得去练习,你那个课都讲了什么”。我回想一下说:“今天就讲了世界各国的死亡方面的东西,信基督教的死后要上天堂见耶稣,罪人要下地狱,伊斯兰教也差不多,死后听从真主安拉的发落,佛教的话就是生死轮回说,还有十八层地狱的传说。我觉得都是扯蛋啊,你说阿拉伯人死后见安拉,美国人见耶稣,中国人见阎王爷。问题是混血儿怎么办?”“哈哈哈,天堂地狱也要分区引渡了!对了你周末有空去活动吗”“嗯,有什么活动吗?”
“这样的,本来我和向庄社长准备一起去拜访一个叫刀川武彦的剑术大师,是我们以前跟过的师傅,但社长今天有事去不了,你去吗,听说这个剑术大师住在郊外的一个很别致的房子哦。”
唉,突然想起我也是剑道社的一员,话说我几乎没参加这社团的活动,一直专心在我的推理社上,我想我都成为一个幽灵社员了,“唉,没兴趣,都几百年没碰剑术了。”
“而且,传闻说那个房子是一座被诅咒的房子哦,听说以前某人在那自杀了,但他的灵魂一半下了地狱,一半留在这飘荡,那位大师还说过那个房子隐藏的秘密,到死后才公布。”
听到这些,我想,这房子的谜团,是时候交给我来揭开了。“好吧,既然这样,我就去吧,周末也什么事情。”
几天后,我们坐上了去往那间被诅咒的房子的出租车。从市区出发,走过一段段公路,房子越来越矮,人口密度也逐渐下降,天色也越来越阴沉,过了不久,就到了那个某个山头。“下车吧,从这开始我们用走的他家就在不高的半山腰那里。”走上一段穿过山林的木质楼梯,我离远看到了那个房子的外貌,那是一个看着挺普通的日式房屋,砖石结构的墙体,倾斜的木屋顶,外部被一圈黑色铁栏杆围起来,暂时看不出诡异的地方。也没有幽灵出没的感觉,我问道“喂,你说的那个自杀事件可以再跟我说一次吗,详细点”白神听到后,小声的说“几十年前,刀川武彦和冲田武藏是水平不相上下,但数一数二的刀剑选手,总是在决赛碰面瓜分金牌银牌,他们不打不相识,在赛场下成了好友,后来他们一起建立这个房子,用作训练和居住,还收了徒弟,一边在这里教授剑术,培养剑术接班人,一边互相合作切磋。”“额,他们的关系很好啊,金牌银牌都是五五分成的,事业也算成功,后来发生了什么”“后来,冲田武藏像鬼附身一样,每天都神情恍惚,荒废训练,一天到晚出去混什么的,从此他无心教导徒弟,输掉一切比赛,就像从天堂堕落到了地狱,不久,刀川把他和他妻子扫地出门,自己独占了这座房子,但是,之后冲田武藏在这房子里自杀了,自杀现场十分可怕,室内的墙壁全是划痕,写着‘下地狱去吧’的字样,他自己剖腹自尽,血液肠子流一地,还把那把沾满自己鲜血的刀插在门上,充当木栓,把门锁起来。”“那他的妻子呢,”“警察的说法是下落不明,好了好了,我们快到了,不要说这些了,等一下进去后记得礼貌,更重要的是关于我刚跟你讲的东西,千万不要提半个字。”
听完白神说的话,我抬头再观察下房子,发现这房子的栏杆并不是普通的铁栏杆,而是一把把两米多长的刀剑竖起来密集的排成一排组成的,这些应该都是特别定制的大号刀剑,有的是日本武士刀,有的是欧洲的十字剑,还有阿拉伯弯刀,中国的古剑,游牧民族的马刀……形状各异的刀剑杂乱无章的排成一排,但是他们尖锐锋利的刀剑都指向天空,刀把固定在地上,靠近看让我毛骨悚然,如果强行爬上去绝对会被这些比人高刀剑刺穿身体,如果我是小偷,我肯定要绕路走,选别家下手了,呵呵呵。
白神按下门口的对讲机喊道“请开下门,我是来参观的白神,”。我注意到门口的门牌“刀锋馆”,看着这栏杆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一分钟后,一个穿着和服的胖胖的大妈,走出来给我们开门,她用钥匙开锁,把栏杆的一段打开让我们进去,这一小段栏杆勉强开进一辆车,我抬头,看看天空,已经是乌云盖顶,一场暴风雨是不可避免了,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走到房子门口,天上突然闪过一道闪电,门口两边发出了发出两道诡异的光,吓得我全身颤了一下,门前摆着两件盔甲,左边是是一个幕府风格的日本盔甲,还拿着把武士刀,右面是中世纪欧洲骑士的盔甲,就是经常在欧美电影上看到那些,全身包裹着金属,也拿了一把骑士刀,两个盔甲一左一右,像两个侍卫守护着大门。那两道诡异的光,应该就是它们的反光,打开门进入前厅,在室内也是充满了刀剑元素,换上拖鞋后,外面就开始下大雨了,还好走快两步,不然的话肯定要变落汤鸡了。我们走过一段不长不短的走廊,走廊挂着各种老照片和奖状奖牌,首先看到的是几十年前刀川武彦和冲田武藏的奖牌,奖状,没错,在前期,大概三十多年前到二十多年前的年份他们几乎是平分第一第二名的,还有一些泛黄照片,两男两女在颁奖仪式上的合影,这个女的就是帮我开门的大妈没错了,虽然是发福了,他旁边的就是现馆主刀川武彦,另外一对我想就是冲田武藏夫妇,年轻时的冲田和刀川都是身材高大的帅哥啊,我继续走下去,照片越来越清晰,应该是数码相机普及了,但里面的人越来越老了,到了二十多年前的年份开始,冲田的照片和名字都消失了,奖牌都是刀川的名字了,但是也不是每年都拿到,可能是人老了就打不过那些年轻的新秀了,跟我猜的一样,再后面一点,都看不见刀川比赛的照片了,取而代之的是他辅导徒弟,和跟获奖徒弟的的照片,他隐退当教练了。到后最后,就是近十年的照片,一个年轻人,上镜率非常高,后面几乎都是他的照片和奖状了,奖状上的名字“宫本冢寺”就是他名字没错。
这条走廊记录了,刀川大师辉煌的选手生涯和教练生涯啊。
看的正入神,白神突然拍拍我肩膀,我回过神来,看到一对男女,女人看到我刚回过神懵逼的表情笑笑说:“我叫刀川彩香,你们是来拜访我爸爸的吧,我来带你去房间吧!”我尴尬回答道:“哦哦哦,好的谢谢啊”。这个女人身高就到我肩膀这样子,挺矮的。男人说“我是宫本冢寺,我来给你们拿行李吧,一路赶来辛苦了,先休息下”感觉这男人的脸和刚刚照片上的某人很像啊,噢,想起来了,就是那个最近几年表现突出的徒弟,宫本。他身材高大,跟女人相反,我的身高就到他肩膀。然后这对男女走在一起身高就差多了,看着就喜感。他们带着我们上房间,我好奇的四处张望,发现这个装修普通的房子里到处都是刀剑,墙上挂着,柜子上放着,看来刀川大师也是个刀剑收藏家,而且是发烧级别的。
我们四个人上了二楼,“两位客人先休息下,爸爸和叔叔在楼下等你们。”我和白神在房间里休息下。“他妈的,我的脸差点被你丢光了。正经点好不好,一天到晚到处瞟,不礼貌”白神牢骚到。
我反驳说“我可是为了解开刀锋馆幽灵之谜才来的,你又跟我说这么多,我就看看里面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白神冷漠的说“你开心就好,再提醒你一遍,不要在这家人面前说自杀的事情,小心人家来把你拉下地狱!”我回答说“我知道了,在我下地狱前,我先下楼找个厕所。”我走下楼梯,我猜厕所在楼梯附近某个角落,便到处看看,我没见到厕所,见到了,一个被贴着封条的对开门,好奇心驱使我凑过去,透过门缝试图观察里面,这是,刀川朝子一把拉开我说,“客人不能进去这里,如果你是找厕所的话,你房间所在的二楼就有,走到尽头就是了”她深情严肃的斥责我。
我乖乖的回到二楼找厕所,一边拉屎一边想,为什么不让看,不会是当年冲田武藏在这自杀吧。休息片刻,我们下楼来到客厅去见刀川大师。客厅里,彩香和宫本都在,刀川朝子默默无闻的给我们倒茶,头发半白,但身材仍然魁梧的刀川大师坐在主席位上,旁边坐着一个稍微年轻点的人。“啊!是白神同学啊,好久不见啊,还有练习剑术吧”刀川武彦问。“当然了,我们在学校加入了剑道社团,有空都一起练习切磋,请问你旁边这位是?”
旁边的人回答到“我是刀川文糜,他弟弟,”白神问他说:“你也是剑术教练吗”“是的,但是水平和大哥比,差十万八千里,主要是辅助大哥他教学的”“很好阿,有空来我们学校剑道社参观指导。”额,名字说明一切,一文一武,这个叫文糜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也没见过他的奖状奖牌。刀川笑道:“好啊好啊,现在的学校都有剑道会了,我们的武士道精神就得靠你们这些年轻人去继承了,下一位剑圣就在你们其中诞生。大家都要努力啊”宫本说道:“是的师傅,拿了两年银牌了,我想我拿下下几年的金牌毫无压力,未来的剑圣就在这里。”刀川却不屑的说,“你!你差得远了!别以为你拿了一点小成绩就牛逼了,骄傲自大会害死人的。”宫本尴尬的脸都绿了。彩香马上解围说“爸爸,宫本他很努力了,你这样说太过分了吧”。朝子在一边看着,一语不发。刀川瞬间变脸对我们说:“彩香啊,你跟这人在一起挺为你担心的,好了,差点忘了我的客人了,你们是第一次来这里吧,我带你去看看我的珍藏,其他人也一起吧。”刀川武彦带我们去一楼某角落的一个房间,打开房间的门,里面两边一边放一个收藏柜,透过玻璃门,看到里面,全都是精致宝贵的刀剑,我惊叹道:“哇,都是你的收藏吗,各种武士刀,还有这是什么鬼?”刀川自豪的一边指着一边说道“嘿嘿,这里的都是顶级的刀剑哦,外面放的其实都是赝品,这是阿拉伯叙利亚弯刀,这个是中国出土的古剑,这是欧洲顶级的西洋剑工艺品,这个是旧日本军的刺刀,这个是美军现役军刀,还有这个纯银打造的匕首,是杀吸血鬼用的哦。厉害吧!”刀川大爷自豪的表情,太可爱了。我继续问:“外面的栏杆也是你设计的吧。”“当然,外面的栏杆是我几年前拜托一个叫中什么的设计师帮忙设计建造的的,很多人都觉得荒谬只有他对这样的奇怪设计感兴趣,我这里可是刀锋馆。”一大堆华丽的刀剑让我目不暇接,每一把都吸引住我的双眼,但是我发现角落里有一把看着很破烂的刀,问道:“这个武士刀是什么,感觉这个不是很特别,”。老爷爷的笑容瞬间没了,和之前的的刀川朝子一样,就像是碰到了什么敏感的东西不可告人的秘密。众人借故咳嗽几下,我识趣的闭嘴,大家默默的走出去。
“这位是你社员吗”刀川大师看了下我。我回答道“我也是社员,但是我…….很久没练习剑术了”刀川说:“那就好了,等一下你们给我耍几下,我免费辅导”。
虽然我内心是拒绝的,但我嘴上还是说“好的,谢谢!”刀川说:“好,我们走吧”
文糜说:“那我自己也去练习一下吧”彩香说“我去做家务了”。宫本也说:“我去小睡一下”
练习过后,在练习室里,白神,有模有样的打了几个动作,刀川说:“白神啊,果然是我的徒弟,得到我真传啊,继续努力。”轮到我了,然而什么剑法我早忘了,刀川大师看了我拙劣的表演后,叹气道“唉,小伙子,看的出你真的很久没练剑道了,无论是剑道也好,人生也好,荒废一时荒废一世啊。”听完这话,我除了笑一下都不知道怎么回应。我们练习了几个小时,我在刀川督促下复习基本功,至于白神,在剑道方面,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吧,他练习基本功后,还和刀川谈论各种高级技巧之类的。到了七点多,雨还没停,并且下的更大,彩香通知我们准备吃晚饭。我们走到饭厅,果然准备好了一桌子好菜。“看起来好好吃啊,是你做的吗”彩香回答说“不是啦,是妈妈做的,”我饥肠辘辘的说:“我不客气了哦”白神马上提醒我说:“等等啊,文糜师叔还没啊,人没齐就吃饭太不礼貌了,先等人”刀川朝子说:“他可能又在训练忘了吃饭了,我去叫叫他吧”。朝子站起身来,走向训练场的反向。突然,传来了她的叫声,我们冲过去,只见她倒在收藏室门前,用颤抖的手指指着收藏室。收藏室的门,用刀刻下了一个大大的死字,众人大喊文糜的名字却无人回应,我用力推门,却发现门被堵住了,感觉是地上的什么东西把门卡住了,我问“请问这房间有窗吗”“有的,就在外面,”彩香回答说。我们拿了几把伞,从门口出去,通过外面的回廊走到那个窗前,想起门被堵住了,我怀疑是外部杀人,靠近窗户的时候,十分谨慎,注意有没可疑人物在附近,但是房子周围的湿泥地,和回廊的木地板完全没脚印,我走向窗口,看看窗户是不是被打开,但是别说上没上锁,那个窗是完全密封的,连蚂蚁也进不去,我打开电筒仔细检查,也没发现有开口或做其他手脚,我用手电筒照向里面,里面的惨状让大家震惊,女人发出了惊讶的尖叫,男人也沉默了。刀川文糜确实死在收藏室里面了,他的尸体躺在房间中间,手脚上都被插了几把刀剑,但是最致命的应该是他身上的那几把,特别是插在心脏的那把武士刀,就是我早上看到的那把,不起眼的破烂。更诡异的是,除了尸体上,整个房间的刀剑收藏品都像被附魔一样自己跑出来插在木地板上,连门前也是,门前的空间被插上了,几把刀剑,把门挡住了,所以门才打不开,所以说这是密室杀人。刀川武彦,不停拍打玻璃叫着他弟弟的名字,捡起一块石头砸破玻璃进入密室,我叫其他人待在原地后跟着进去,这是我看过最震撼的现场,室内被地上的刀堵得水泄不通,死者的血流满一地,充斥着血腥味。等等这个场景貌似似陈相识,我前几天上的文化课,老师讲过十八层地狱的传说,我记得有拔舌地狱,油锅地狱,刀山地狱,对对对,就是这个,犯了杀生罪孽的人死后要下刀山地狱,我记得有个配图,那些罪人被狱卒赶上刀山,被迫在全是刀刃的山地上爬行,血流还汇聚成一条河流。跟这里一模一样啊,这还是个模仿杀人吗。外面的刀川朝子说道:“来了,还是来了,冲田在地狱回来报仇了。”听完后,我赶快追问刀川武彦。刀川武彦说:“你看这把插在文糜心脏的武士刀,就是当年那个人家里的宝物,你应该听说过吧,但有什么冲我来啊,为什么要杀文糜啊?”

(密室现场如图)
我告诉众人说:“大家先快远离现场,我先报警。”我拿出手机,因为雷雨天气信号站被破坏,信号只剩下一格,我打了几次才打通:“喂,110吗,我在东京郊区xx山的一个房子里,我遇到了杀人案”。但那边传来了我最不想听到的声音:“xx山吗,那里因为泥石流,道路堵塞了,现在在抢修,可能要等到明天,……嘟嘟嘟”一道闪电闪过,电话彻底没信号了。
我沉重的说“很遗憾,警察要明早再来。今晚各位要自求多福”。彩香问:“那凶手呢,还躲在山林吗”我回她说:“并没有,外面的泥地没有脚印,外围还有刀子一样锋利的铁栏杆,凶手没机会进出。就是说凶手没逃走,我想现在有两种可能,第一凶手一直躲在房子里,第二,凶手就在我们当中,大家最后一次与死者见面后都单独活动了,我记得彩香去做家务,朝子去准备晚饭,宫本说要去睡觉,刀川爷爷和我们一起练习,但是我们在练习基本功的一个多小时,却出去了,你们没有不在场证明,你们都是嫌疑人”刀川愤怒的说:“喂,你练习基本功我还要看着吗,我就去旁边自己练习啊!再说我为什么要杀我弟弟。”“你说的也对,其他人有意见吗,你们有证据证明自己吗”。彩香说:“我都是一个人!”宫本和朝子也说他们都是一个人待着没有证人。
“总之,大家今晚要注意安全啊,睡觉记得锁门,开门也要确认对方身份,我们先等警察来了再说”,我们回去吃完快凉掉的饭菜,就各自回房了。
晚上我和白神回到房间,白神用又粗又大的木条牢牢把门插上锁住,看起来万无一失。白神对我说:“没想到,来拜访下师傅,居然发生这种事,把你带入坑,不好意思啊”。我叹气道:“没事,我有个表哥是警察,东京本部的一个菜鸟警部补,我经常跟他谈论这些案件的,不怕,呵呵呵。”白神调侃“看来每一个推理狂的背后都有个警察在支持啊,你也不例外。还有你觉得谁是凶手”“不知道啊,个个都有杀人嫌疑,首先是刀川朝子,看得出,她和刀川家里的人关系其实不好,像佣人一样生活着;刀川彩香,虽然说是女儿,但只是养女,谁知道是不是为了谋财要杀光刀川家的人;宫本冢寺,他经常刀川大师责骂,感觉他拿了不少奖牌但也不能满足刀川武彦,不受刀川家待见;刀川武彦,我实在想不到为什么要杀自己弟弟,现在的问题是,那个密室,”白神问:“你说,为什么要搞密室杀人呢”我略加思考说:“密室杀人不过就是要制造自己不可能杀人的证明,细分来说,第一伪装成自杀,第二,为了不让尸体太早被发现,第三,纯粹的变态扭曲心理。我想这案子,就是第三个原因,模仿刀山地狱”“那,密室是怎么制造的”“说道制造密室,密室有很多种,方法很多,如果是单纯的制造出门打不开的物理密室的话,常见的是,利用细线等工具外部锁门法,送回钥匙法,逃离房间法,杀人机关法等,这个密室是异物挡门的密室,而且完全密封,我上面说的几个都不适用,如果是被一张凳子挡门就很简单,只需要门缝下的一根线给一个横向的力。这个密室却是插在地上的刀子,需要的是纵向向下的力,而且那个门根本没多少门缝,这方法恐怕行不通,除非刀子自己会动,这是悬案啊,但恐怕越复杂的密室解开越简单。不说了先睡觉了,”我看了下旁边床的白神,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就睡了,难道他把我的话当催眠了吗。好吧,我也睡觉算了,希望明天不要出什么差池。
第二天早上醒来,已经八点多了,暴雨终于停了,太阳也出来了,一切看着多么美好。
我起身,准备去吃早餐。到了饭厅,桌子上已经煮好早餐了,但刀川武彦还没来,难道说他也出事了吗,彩香说:“爸爸怎么了,我去找找他。啊!!!!!!!!!!!!!突然又传来一声女人尖叫。我马上顺着声音跑出去,这次是彩香她指着一个房门,就是我之前很好奇里面有什么的那个被贴上封条的房门,但现在那个房门已经被撕掉了,到底什么事,朝子见到惊恐的说:“这是以前冲田自杀的房间啊,”。宫本也惊恐的说:“先是文糜师叔,现在难道师傅也被杀吗?”我去推开尝试推开房门,但是对开门只能推开一道缝,我看到里面有一把剑穿过门充当门闩把门锁起来了,再看里面,我看到有个人躺在里面,我感觉不妙,我问“这房间有窗户吗”朝子说“没有”“那就快来帮忙撞门把。”
用力几下终于把门撞开了,门上的把手受到冲击掉落,但那把刀仍完好无损掉在地上。里面的景象更惨不忍睹,刀川武彦的腹部被剖开,肠子血液满地都是,散发着血液和体液的腥臭味。地上那把剑沾着鲜血,凶器应该就是这个,墙上刻划下了,“下地狱吧”的字样。这和二十年前的冲田自杀现场一样。刀川朝子彻底崩溃了,倒地痛哭,我们马上去搀扶,她喊道:“二十年前,就是我发现冲田的尸体的,没想到同样的事发生在我身上两次了,这次死的还是老爷子啊!!!!!!”我说“请问这房间是锁着的还是怎样”朝子哽咽道:“不是的,二十年前警察把尸体带走后,刀川就清理现场了,还把带划痕的墙板换了,但是并没有继续使用房间,而里面的锁只能够从里面用门闩锁的,便只在外面贴上封条,但是现在二十年前的现场又重复了!为什么!”彩香带着朝子回房间休息,我进入现场,死者应该是昨晚被杀的没错,再看看那把剑,是货真价实的金属,非常坚固,被破坏的门把确实是被折断的,没有贴合痕迹,又是一起密室杀人,和二十年前一样的现场,难道也是自杀吗,还是他杀然后再制造出密室。第二起事件,疑点更多了,首先,是自杀的吧,为什么要重复二十年前的现场,如果是他杀就更说不清了,为什么刀川明知道危险还要出来和凶手会见,难道是熟人吗,是朝子?还有那个密室是怎么做出来的,一把长剑穿过门充当门闩,把门锁住了,用线的话,剑很重,而且这木门没门缝,根本不行,两起案件凶手是同一人吗。跟冲田武藏有什么关系?
  
(第二现场的门把与门闩的状态)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biubiubiu的警车声,我们马上到门外去给警察开门。一共来了两台警车,一路颠簸后,车身全是泥。警察下车后,见到这魔性的围栏,都震惊了,“果然,又是深山中的鬼地方发生杀人案啊,为什么会有人在这建这些奇怪的房子呢?”,带头的警官叹道。“表哥,还好是你来了啊!!就你能听进我的话,其他警察都当我放屁。”我的表哥,富岛雄岱,东京本部警部补,是我在推理方面很少的朋友之一,会跟我谈论他的案件,有时我可以帮他解开。“阿,宁田你怎么在这,你常常帮我破案,但是在现场见到你,还是第一次啊!”“别说了,我可不想走到哪里,哪里死人”“听说这死了一个人,没错吧!”“对,但是几十分钟前我发现了第二个被害人了!”“就是说昨晚又有人被杀了啊,好吧,交给我们吧!”
进入室内后,警察封锁了两个现场,只有鉴识员进入调查尸体和其他痕迹。
警察还召集所有相关人物进行审讯,首先是白神
“白神同学,你是宁田的同学吗?”
“是的,是我约他来这里拜访这里的主人,剑术大师刀川武彦的”
“你跟死者关系如何”
“不熟,我就以前上过刀川武彦他几节课,他弟弟我几乎不认识”
“在死亡时间内,你在干什么”
“我都和宁田在一起的,我想我不可能犯案”
“嗯,就这样吧,谢谢合作”

第二个录口供的是刀川彩香
“刀川彩香,请问你和你爸爸关系如何”
彩香略加思索答到:“我是爸爸收养的养女,我只记得我很小就在孤儿院生活,后来到了八九岁才被爸爸收养的。”
“你知道你父母是谁吗?”
“不知道啊,我也不想知道那对狠心抛下我的父母,见鬼去吧。”
“犯案时间你在干什么。”
“在叔叔被杀的时候,我在做家务,在爸爸被杀那天晚上,我都在睡觉。”
“有证据吗?”
“没,我都是一个人的,你不会在怀疑我吧?其实我觉得妈妈的嫌疑更大,我觉得近年来爸妈的感情越来越差了,而且杀了刀川两兄弟的话,财产都会到她手上,但这只是推测而已,妈妈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宫本没和你一起睡吗?”
彩香红着脸说;“我们还没到那种关系,我们交往才不久,他只是来住几天而已。”
“那宫本和你爸的关系呢?”
“他是我爸的大徒弟,我爸对他特别严格苛刻,就知道这些。”
“他赞成你们两个交往吗,”
“这个嘛,他虽然没有支持,但是他也没有实际行动的反对”

第三个是宫本塚寺
“宫本先生,犯案时间你在哪里”
“第一案子时候我在小睡,第二个案子我也在睡觉。”
“一个人?”
“当然!”
“你和死者关系,听说不好,刀川经常对你过于严格苛刻,还经常打骂你,没错吧”
宫本理直气壮的反驳道:“喂,师傅严格教育徒弟很正常的啊,难道你怀疑我因为这个而杀人吗?”
“没什么,就了解情况”
“你应该先怀疑下,那两个大学生吧,他们可是外人!”

然后是刀川朝子
“刀川朝子你......”
“是冲田,冲田回来报仇了。肯定是他,从地狱上了杀了刀川然后在密室里消失的。”刀川朝子情绪激动。
“请问......”
“刀川武彦死的那个房间,就是冲田切腹自杀的原地,而且刀川武彦他也是被切腹,肯定是冲田没错了。”
“请告诉我你和死者关系如何。”
“我是刀川武彦的青梅竹马,虽然婚后我们关系平淡有点小冲突,但这这也......”朝子梗咽着。
“你先休息下吧。”
口供很快录完了,我在一旁偷听,也没什么有用的情报,倒是了解了这家人的恩怨情仇。我想我先去看看密室吧。
“给我站住!”富岛大声从后面叫住我。“你也过来录口供啊,别到处乱跑!”
我不屑的说:“我可是侦探啊,我怎么会杀人,而且我和白神都是一起活动的。”
“我不管,在我眼里只有死人和嫌疑人,你可是外来人,你的嫌疑是重大的。”
“好吧,不用你问,我跟你说。我昨天下午来到这里,先是参观一下,然后和刀川武彦一起练习,在那段时间,刀川文糜被杀,本来要报警,但道路堵塞了,手机也没信号,所以就先睡觉了,睡醒后,刀川武彦也被杀了。在这过程中所有人都没不在场证明,诡异的是两起事件都是密室现场,一个是插在地上的刀挡门,一个是一把剑把门插上了。”
“密室这个我了解过了,这样我们可能要以自杀收场了。要做到密室,可能也有方法”
“表哥你有什么高见”
“我想都是磁铁的手法,用磁铁外部操控”
“第一件密室是不可能用磁铁的,那点磁力根本不够用,而且挡门的刀有三分之一不是钢铁的,有银的,有铝的;第二件的话,可以有”
富岛拿来一块磁铁到第二起案发现场,用磁铁靠近地上那把剑,然而磁铁跟剑没产生任何作用力。“看来不行,刀剑不一定是铁做的”“确实啊,这可能是铜剑,这里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银匕首,铝剑,陶瓷刀什么都有。磁铁是行不通的”
“关于第一起密室我还有一个想法,就是刀剑是从天而降的。,刀剑从高处落下,插在地上,”
“但是从三米高的天花板掉下来,动能是不够的,”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如果地上有个巨大的电磁铁装置呢?或者刀剑是从更高处落下的,比如说二楼,离一楼六米高。”
有道理啊,我们又去了第一起现场看看,尸体已经搬走了,实验一下这个想法。果然也是扯蛋,首先这并不是木屋,天花板是水泥板,根本不可能开洞。我们揭开地板,看看里面有没有电磁铁等装置,我打开木地板,但是下面只是一片干秃秃的土地而已,我失望的盖上地板,但在合上的霎那间,我突然定住了,盯着地板思考。富岛见我问:“怎么了,你不舒服吗。”“不是啊,我只是为这密室手法感到诧异而已。”“看来,你已经知道密室手法了吧”“是的,而且那个人太有嫌疑了。但我想把密室破解了,真相也就呼之欲出了”
这时一个警员,给表哥递来一份初步尸检报告,大概内容是,第一个死者刀川文糜,死亡时间是昨天下午左右,死因是失血过多,致命伤是胸口的刀伤,在手脚和身体其他地方的六七处贯穿的刀伤伤口都是后来造成的,第二个死者刀川武彦,死亡时间昨晚凌晨左右,但是死因是割破颈部动脉的刀伤,切腹似乎是死后再做的。另外在现场还没有找到凶手留下的痕迹,凶手应该戴了手套。
看完这报告,表哥跟我进入第二案发现场,现场的尸体也被搬走了,我观察下那个把手,就是插门闩的那个两个四方形铁环(见上图),并没有可疑的地方。地上的血还没清理干净,还有一大股恶心的人体腐臭,我捂住口鼻,靠近拿把剑观察,发现那把剑有不自然的被腐蚀的痕迹,为什么呢。还有凶手故意模仿二十年前的现场有什么目的呢。是不是要留下血液呢,因为凶手自己流血了,所以为了藏树叶于森林才这样但是现场是光滑的木地板,要清理很简单的;不,其实不一定是为了要血,也有可能是为了,要现场散发体液的腐臭掩盖某种气味,比如说是女人身上的香水,男人的古龙水,我问表哥:“你刚刚审讯时候有没发现谁身上有奇怪的气味?”
“这个嘛,我发现彩香身上有股香水味,朝子身上有药油的味道。”
“其他呢?”
“并没有。”
说到彩香,一个二十多岁的养女,刀川武彦五十多岁,就算是他自己生的也说得过去。话说,冲田武藏的妻子,有没有留下孩子呢?有的话现在也是二十多岁了。
难道说是他的孩子到这里报仇,说年龄的话,宫本也很有嫌疑,白神也是。
“唉,我们不如出去说吧,这房间又热又臭,”富岛,解开领带和一个纽扣说。
“也对,顾着推理就忘了”。我也拉了一下衣领透透风
“看来这个现场只能归结为自杀吧,你之前的密室你破解了,所以我认为案件是这样的,刀川武彦因为对冲田的内疚,杀了当年参与把冲田赶出师门的弟弟,然后晚上为了效仿冲田,自己在密室里自杀,”
“那为什么要先割喉再切腹呢?”
“这个嘛,”富岛感觉被打面
“可能是,模仿也要模仿的全面点吧”
“你想说,他自刎后突然想起要切腹然后,忍着疼痛切腹再把那把剑插门上,还是说先切腹,然后突然想起切腹后再砍头才有武士道精神,所以才尝试砍下自己的头,但是没力气砍了只是割伤了喉咙。这说不通啊。”
等等,沾着血的剑........插在门上......切腹自尽........
真相难道是,如果是这样的话,真是可怕啊。
我再次看一下那把剑,我用手机拍下来,拿去给白神同学看,我想他是这方面的行家。
“白神,这把剑你看过吗”
“喂,你居然闯进现场偷拍”
“这不用你管,解开真相就差你一句话”
“外行人,这是中国青铜剑”
“请问刀剑是怎么区分的呢?”
“刀是单刃的,像武士刀一般比较宽大,主要用作砍劈敌人,因为比较重,所以一般要追求一刀毙命。剑的话一般比较细比较轻,而且是双刃的,强度和力量不如刀用起来比较灵活,轻便,适用持续作战,快速的切割刺杀比较多。比如说奥运会的击剑就是互相刺,另外很多武术都有舞剑,没有舞刀。”
“哦,原来如此哦,那么这把剑你见过吧”
“见过,以前去博物馆见过类似的,跟案件有关吗,难道你牵连出跨国黑市古董交易吗,你需要的话,我在手机上发它的资料给你吧”
“好的,谢谢”
我打开资料,看看关于那种剑的介绍,果然如此,跟我想的一样啊。凶手只能是那个人了,而且那个人......。
我出去找到富岛警官:“富岛警官,请帮我调查一下第二个现场,那个地方你肯定没调查过!还有,请帮我召集所有人,是时候解开真相了。”
问题:
1第一个密室的手法
2第二密室手法
3凶手是谁,跟刀川家有什么关系
4刀锋馆的秘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盟为IC探员

本版积分规则

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 沪ICP备16051875号 )

GMT+8, 2020-8-11 11:2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