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找回密码
 加盟为IC探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欢迎来到IC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本推理论坛经营项目有:推理谜题(原创每期谜题、非原创转贴推理题)、推理大赛、推理小说、推理游戏(杀人游戏)、推理下载(推理动画、推理漫画、推理剧)、各类逻辑推理题和智力题、侦探推理学院(验尸、指纹、犯罪心理专题)
查看: 441|回复: 1

【原创】周年聚会之真正阴谋(答案公布在二楼)

[复制链接]
回帖奖励 1000 IC币 回复本帖可获得 100 IC币奖励! 每人限 1 次

1

主题

49

帖子

4

积分

侦探助理

Rank: 1

积分
4
发表于 2020-5-22 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喵喵殺手 于 2020-5-29 21:09 编辑

这真的是一篇很长很长的谜题,不单字数长,创作的年代也很久远,初稿是五年前写的,然后经历了几次大改,最后一次应该是去年吧,始终都有点不如意,这已经是消除bug之后的最终形态了,无论如何都觉得应该把这篇折磨了我无数次的谜题献给大家。另外,求喷哦。(为何会感觉没有人看到最后。→_→)


周年聚会之真正阴谋
作者:喵喵杀手
谜题篇
人物简介:
回小忆:男,MT推理协会boss,土豪。
弦望:女,回小忆养女,回小忆一直想把国内的财产捐献给推理事业并把MT推理交给弦望,曾经和弦望透露要把不动产全留给点七,但是弦望依旧对此表示反对。
点七:男,回小忆养子,小于弦望。关于回小忆把国内其他财产捐给MT推理这一点,点七心里有所不满。
踏空:男,MT成员,和回小忆和点七皆无明显恩怨,主要与猫又有竞争关系,两人经常竞争网络赛事。
员力:男,MT成员,和回小忆有过恩怨,后来点七也被牵扯进来,私人恩怨较重。
王小魔:男,MT成员,曾经提供线索给回小忆的敌家,被回小忆暗中报复过。
猫又:女,MT成员,与回小忆和点七、王小魔有矛盾。曾经收受回小忆报酬报复王小魔。
小z:女,MT成员,小时候经常被猫又捉弄。
小寞:女,记者
兔子:女,仆人
苏夜:回小忆私人律师
小D:男,刑警
小K:女,刑警



26日:
寂静的房间里
回小忆决定在离开前夕,亲自组织一场别样的聚会。
他把手提电脑垫在纸下,提笔慢慢写着……
写上最后一个句号之后,回小忆拿了一个特制的盒子,按下床边墙上的按钮。
不久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女子来到回小忆床边,伸手接过他递来的盒子和一张纸。
然后,他挥挥手让女子出去等他,他打开手提电脑,点开QQ邮箱,熟练的敲打着键盘,结束之后,点了发送。

邀请函
  MT推理的各位亲爱的朋友们,八周年纪念日即将到来,我准备为各位举办一场别样的聚会,希望各位能在百忙中抽空一聚,逾期不候。
——回小忆
                                 地点:中成镇支援路白塔楼下
                                 时间:MT年历1200年6月26日下午3点出发


天蓝,艳阳,路上
一片空旷的水泥地上,耸立着一栋建筑,称白塔。以白塔为中心,周围辐射状分布着几条柏油小路,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小路之间因为树林的密集的原因并没有开辟道路互通。
14:38,王小魔所乘坐的的士在海拔最高的一条小路上停了下来,他并没有直接去白塔楼,而是在白塔旁边的一处高地下了车,下车后他轻车熟路的挑了一处适合观察的位置,隐蔽了起来。其实王小魔只是来过这里一次,还是为了贩卖信息给中镇刑警队才来的。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刑警队严禁跨区执法,造成了诸多不便。
王小魔看到弦望从白塔的仓库走了出来,锁上仓库门之后溜达到白塔下的阴凉处,她站了一会后,坐在了白塔屋檐下面的椅子上。
14:55,又有一辆车来到了白塔附近,车刚一停就有一个人打开车门跳下了车,原是踏空。他下车后便向车窗挥了挥手,接着步伐沉沉地走到了弦望面前,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15:00,接着另外一个人也来了。
王小魔看到这里,也走出高地与素未谋面的小伙伴汇合。

------王小魔视角-------
白衣女士未等我走近,便向我高声道:“请不要透露自己的身份,我们的第一个游戏,就是判断对方的身份。”我朝她点头,平时MT推理都是以邮件群论坛的形式进行交流的,至今未曾谋面,想必刚刚他们两个也被知会了。嗯,这样说来,难怪要用邮件多人转发来通知信息了,有点意思。
我举起右手先和第一个到来的男子握手,他是个典型的南方人,虎口有不明显的小茧,我使了下力,他也回应似的使了使。
接着,我和一米八五的熊样肥硕男子握手,他的手指有些小刀疤,手臂肌肉很结实,我笑道,“最近工作是不是很累?”他回道:“没办法,还好回小忆是让3点过来,不然老板没那么容易……”正说着,一辆的士载着一个女孩子飞奔过来,紧接着“吱”的一声刹车,打断了熊样男子的话,此刻已经15:02,整整迟到了两分钟。
她拿着一个宠物笼子,充满怨念的下了车,钱还没付完,就向我们埋怨的说:“还好个毛线球,还好,还还好3点?邮件一过来我就火急火燎call的士过来了,从申成镇到这里差不多要坐2个多小时啊伙计们。我恨回小忆,真是混蛋,我可怜的猫子都被颠簸晕了。”说完女孩抱出了笼子里面那只黑色猫咪。
听完这段话,看到这只黑猫后,只见白衣女子声音颤抖的说:“为…什么…你要把猫带来…咱们第一个活动是判断对方身份,你…你你……”白衣女子说完连忙后退了几步,看来她这是怕猫么。
女孩子回答说,“鬼知道这破活动,那么短时间让我去找谁帮我养猫咪。呐,我猜你们不就得了。”
听到这里,我无奈的笑了笑,听说在这里几乎不会有人养黑猫,除了猫又。黑猫是邪神的代表,所以不止是白衣女子,其他人也瘪了瘪眉毛,不过并没有表现的很明显。我们虽然都没见过面,但是猫又有一只黑猫这却是总所周知的,有一段时间还引起过众议。听说养黑猫的人都会因为各种原因离奇去世,哪怕是碰了黑猫也会遭受诅咒,这边的本地人对此深信不疑。
我神情复杂的望向猫又,她也在看我,接着她对我耳语道,“其实这的确是个破活动。”对于她的接近我不禁后退了一步。

------熊样男子视角------                  
刚才站在高地观察我们的那个人就是王小魔了吧,有这种奇怪习惯的也只有是他了。
猫又抱着一只黑猫过来,真是一个bug,按这么说,剩下的一位女性,这个白衣女子就是弦望了,加上她是回小忆的孩子,组织这场聚会也是合情合理。
猫又刚才和王小魔在窃窃私语,有点意思……不过也对,猫又并没有发现王小魔站在高地这个举动。(所以猫又不知道他是王小魔,加在答案中)
我背过身子看向弦望,在我感叹弦望美丽的身材的时候,猫又突然大喊一声:“我带马仔了,员力。”
我一惊转过头来,眼睛发亮、嘴角微咧震惊的说,“真的?”马仔那不是猫又之前在我和小z的私人群里面提到的美食吗,太棒了,我一直都很期待。

------王小魔视野------
我很是疑惑,马仔?这应该是南方人形容打手的说辞,带了马仔?什么东西?
“你说这是不是破活动?”她诡计得逞后笑着对我说道,“马仔是一种类似沙琪玛的美食,但是比沙琪玛要香的多,甜而不腻,糯而不黏,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食物。我以前只和员力,嗯,还有小z提过。现在只有他(不知道z要来)知道我口中的马仔是个美食,而不是指‘手下’,从而表现出兴奋和渴求的表情,他那么贪吃,肯定口水都流到地上了。”
熊样的男子,也就是员力点了点头,承认了猫又的话。
我别有深意的看了看猫又,内心十分复杂,虽然这番机智让我有些佩服,但是以前的恩怨我还是心有芥蒂。
习惯性瞄过手表,现在已经3点出头了,我示意白衣女子,她拿起手机看了下,说:“我们走吧,除了贴身衣物和钱包可以携带,手机手表等物品一律放在车库里面……猫又的猫是例外……我先打开车库吧。”
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白塔里面还有一个车库,我们一行跟着白衣女子来到车库面前,她开了锁后把卷门向上完全打开,一辆中巴就停在我们跟前,我向前走了两步,来到车子旁边,总体来说车库很是昏暗,不过却不至于看不清,我扫过车顶向上环视,除了大门外只有前方的一扇10*10cm的小窗户透了一些斜阳进来,车库上下没什么可隐藏的东西。我打算向前继续走几步,白衣女子很快就把我喊了过去,我绕过车来到另一边,他们几个已经站在凳子的前面把手表、手机等东西拿了出来,我也跟着照做。我一边掏出手机,一边职业性的观察四周,这一边空间比较小,眼前凌乱的放着几张矮凳子,再前面两步是一个小沙发,沙发紧贴着墙,沙发的旁边扔着一个20年前常见的大吊扇,这种扇在大陆的一些学校还是很常见的。白衣女子看我盯着吊扇看,解释道“因为这个车库太久不用就卸了下来。”
白衣女子确认我们确实只穿着衣服不能作弊后,打开了车子的车箱,里面空荡荡的放着几条早已准备好的黑色头巾,她全部拿了出来,挂在车子前门的把手上,对着我们说:“由于活动的需要,得蒙上你们的眼睛。在行车过程中,务必保证不私自拆开,我在绑的时候会有自己特殊的方式,所以最好不要乱动,不要企图中途拆开偷看。如果头巾松动或者打结方式有变化的话,视为gameover。”
这时候站在第一个的猫又问到:“那我的猫儿呢?”白衣女子愣了下,“应……该不用了吧……猫又你先跟我上来。”接着白衣女子拿了一条面巾便领着猫又走进车最里面去了。
我心想,连绑的方式都要保密么,还挺严谨的。这时我发现自己的鞋带开了,就蹲下去系。通过门口的一点光,我看到了地上铺着一层灰尘,看来这个车库不经常用,车底下的地面也因此留有几行轮胎留下的印记。
轮到我的时候,别人都在车上坐好了,白衣女子提醒我“你的手表和放在裤袋中的钢笔给我。”想不到她观察那么细微,我最后看了下手表“15:08”,然后把东西交给了她,接着她拿起最后一条面巾,把我领到车子左手边的位置上,把我的眼睛全给蒙上,接着发出“砰”的一声关门声,之后,车子的发动机启动了,开始缓慢的动着,我们开始出发了,这个时候应该在15:10左右吧。



------猫又视角------
我的肚子在叫,猫儿的肚子也在叫,这个交响曲。我把笼子放在了最右边的车座上,心想,都是可恶的回小忆害的,一切都是回小忆的错。正在行走的车子阵阵抖动着,仿佛下一秒就会散架似的。
之后,就这样,坐着瞎想了不知道有多久,觉得左手边好热,这太阳真是太毒了,在车里都快热晕了,想拉上窗帘,我又看不到,又不大敢动作太多,又很想吐,可是……又吐不出来……最让人吐槽的是,车开着开着,突然来了个右急转,坐垫又滑,吓的我一晃,还好猫笼子前面有座椅挡着,这才没把猫儿弄倒。我忍不住向白衣司机说了句:“晕车想吐了,我想坐前面。”
白衣女子神经病似得踩了一脚刹车,我差点飞了出去,还好座位是微斜凹进去的,不容易掉出去。这一折腾我就更想吐了,内心一阵草泥马,不对,是 ‘猫’路杀手啊,白衣女子不容分说拉着我的左手往前走,之后我便坐到车子右边没太阳的地方。
车子到了目的地,白衣女子给我们解开了面巾,我们几人下了车。

------弦望视角------
停车后,我让他们先不要动,最先检查了离我最近的猫又的面巾,然后看着她下了车,为了避免她们看到面巾的绑法就是要小心的了,还得看着车里面的人不搞小动作,幸好他们特别配合。检查并带走最后一个人,我就把车窗关好,接着拔掉车钥匙并锁好车门。下车后就看着他们惊讶的神情,他们毕竟都是第一次过来,这表情和我很久以前看到这栋三层小别墅一样,这里其实是回小忆的不动产之一。
我对他们说道:“别墅里面的东西你们可以查看,不过不能损坏,我不保证你们赔的起,下面我来公布第二个活动内容,你们要在这栋别墅之内,寻找回小忆,活动期间,我不能入内,你们不能出来,在大厅的桌子上有一个沙漏提供计时,当沙漏漏完表示游戏时间结束,时间为90分钟,我在手机上也会计时,时间一到便会打开大门验收你们的成果。”接着我把其他准备事宜做完,便关上了大门,加了一把锁锁上。
别墅的二楼足有四五米高,由于回小忆怕蚊子,所以别墅周围的水泥地铺的很广,视野也变的开阔,我背对着别墅大门,眼前除了两排树就没什么其他东西了,我向前走了几步,艳阳似火,从左侧直射过来,我躲入了左边小树的树荫中。
------员力视角------
身后的门被关上了,然后发出“嗒嗒”两声,看来还加了一把锁锁在了外面。看着白衣女子刚刚挂在客厅里面的车钥匙,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后背发凉的感觉,在小说里面,我们之中估计会有人死掉……
还是快点分配任务吧,接着我把他们集中在了客厅里面。
“现在我来安排一下,我们一共有四个人,而别墅只有三层。如我们所见,第一层是客厅和饭厅,由猫又和你(王小魔)检查。第二层和第三层分别由你(踏空)和我检查。”猫又插嘴,“我可以拒绝吗?”随后王小魔也说,“我也拒绝,还是我去三楼吧。”猫又若有所思,此刻不置可否看来是同意了,我继续说,“也可以,那就我和猫又检查一楼,在检查的时候,注意墙体有无密道,隔个距离就要敲一下墙体或者地板,看里面是否空心,天花板也要检查。另外,检查二三楼的人注意在一楼用脚步数衡量一下,估摸面积以便检查楼上是否有密室。各位要宁愿慢一点,也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细微之处。”
说完我们便行动了起来。
一楼其实没什么特殊的,很传统的客厅,放着电视、沙发、桌子、装饰品,桌子上还有刚计时没多久的沙漏以及我最爱的遥控器和旧款挂壁电视,餐厅就是餐桌、吧台,厨房就是一些厨具,没什么藏人的地方。
在我们调查的过程中,我禁不住向猫又提了个疑问,就是在安排任务时两个人的反应,应该是早就知道了对方的身份所以才会不想一起行动,我并没有暴露王小魔的身份,那猫又是怎么发现对方身份的?然后猫又只是告诉我,他们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是以前有过恩怨,王小魔提供给中镇刑警队的线索牵连到了猫又的一个计划,然后猫又就报复了回去,并得到了回小忆的委托金,听大家说金额不少呢。
踏空检查完毕下来后给我们提供二楼的线索,二楼是标准的卧室楼,一共有六间房间,全部都是客房。客房和客厅一样简洁到爆。每个客房里都有一张床,旁边紧靠着一个床头柜,还有一个小衣柜、一个空调、一扇窗户,六个房间的窗户分别分布在别墅大门左右两个侧边的墙上。之后是一个小浴室,浴室里面也有一扇小窗户、一个马桶、一个盆洗区域、一面镜子,还有一个洗浴用大型浴桶,桶里面装满了水,波光粼粼。
而王小魔所检查的三楼是回小忆的寝室、书房、工作室。寝室布局是二楼房间的放大版,而书房只有几个空架子,工作室也只有一张办公桌和两把椅子,办公桌有一个抽屉上了锁。
听完之后,我不禁开始环视现场的人。

------王小魔视野------
此时客厅一片寂然,我打破平静,说道:“现在有两种可能,一是我们找的不仔细漏了其它线索,二是我们中间有人隐藏线索。”
猫又不屑的反驳道:“排除法是有漏洞的,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可能性有多少个,就例如现在,你的可能性是基于大前提‘回小忆在这间屋子里’,其实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回小忆根本就不在这间屋子里面。”
其实我明白,她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反驳我而反驳。
员力:“猫又好啦,大家和谐和谐,回小忆他没有理由逗我们。”
猫又低头沉思,“那得看人家的目的。”
员力突然笑了笑说:“反正我们是找了个仔仔细细的了,不信的人自己再去找找看看,我嘛,”员力伸出右手拿起桌子上的遥控器,打开电视,“我还是来看看电视得了。”
[现在是下午新闻短讯,记者小寞为您实时报导。就在几分钟之前,在原本安静祥和的申成镇发现了一起疑似谋杀的案件。死者是一名女性,死亡时间为11:30-12:30目前被医生诊断为心肌梗塞导致的死亡,由于死者身上的伤痕,外加手臂静脉有一不明显的细针眼,警方怀疑是谋杀案,目前已移交东镇刑警队处理……我们得知最新消息,法医检查表示,虽然针孔附近并从外观来看并没有异常,但是在解剖针眼处的静脉后发现了串珠样气泡,基本确定本案为谋杀事件……下面是财经新闻,近日有人大量抛售回小忆集团的股票,不过并没有……]
我心想,这种犯罪真是少见,现在的案子,大部分都平凡的掉渣,多是冲动造成的,看来凶手还是有一点水平的,知道伪造成猝死。
由于我们意见不一,便分成了两派,一派是我和踏空,另一派是猫又和员力。猫又觉得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而员力也觉得自己查的很仔细,没必要再找一遍,现在一起看着电视。
之后我们两人共同行动,其实不用询问我早就知道他就是踏空了,毕竟员力身份被猫又揭露,剩下的他只能是踏空了。
经过最后的寻找,依旧没有任何有关回小忆的线索,不久之后我们来到了一楼大厅,我望向桌子上的沙漏,此时里面还剩下最后的一缕细沙,看向员力,他们还在继续看刚才那个新闻,在大门打开的时候员力做贼似得立马关了电视,把右手上的遥控器扔在了桌子上,然后弦望拿走客厅挂着的钥匙就带着他们出去了,我轻蔑的笑了笑,在最后面跟了出去。


------猫又视角------
“各位很遗憾,你们并没有找到回小忆,下一个地方,是由回小忆亲自设定的密室,最顶层有回小忆交给你们的重要物品。”白衣女子说道,“接下来请上车吧,不过还需要把眼睛蒙上。”
我依旧是第一个进车的,走到最后一排后,一屁股坐在了中间靠着靠背翘着二郎腿,随后,白衣女子把我的眼睛蒙上。我问她现在几点了,啥时候出发,她说现在17:45,估计在17:50就能出发了,让我不要急。
听着稀稀拉拉的声响,他们估计也都陆续上了车,开始准备出发了,之后,突然有个转弯,我身子不禁一歪,身边的猫笼子撞在我左大腿边上,在发出一声“嘭”的撞击声之后,气氛变得肃杀,安静的有点可怕,我的脚真疼啊。
我讨厌坐车。

------弦望视角------
当我们来到白塔时,已经18:50,车库前停着几辆警车,还围着警戒线,所以我只能把车子远远的停在了附近的空地上。下了车我们便走向白塔,站在白塔的刑警也注意到了我们,我问:“你们这是?”刑警小D看到我,拿出自己的证件,“我们是东镇刑警队,正打算去找你,你就是点七的姐姐弦望吧?” 其他人见状都凑了过来,特别是王小魔。
我点了点头,他向我们展示pad上的图片,“这是在摄像头上截取的图片,”图片上的人和我的衣物完全一致,是的,这确实是我。
他接着说,“13:25,你驱车来到车库门前,把车停在车库就下车进入白塔楼上,是吗?”
我点了点头,“是的,然后我从白塔上出来,打开车库门就把车开走了。”
“对,”小D收起了pad,“你是在13:55从白塔楼上出来然后进入车库,于14:10离开,你在车库里面做了什么?”
“我没做什么,只是把车停了进去,他们后面也进去仓库里面了,里面很正常。”其他人点了点头。
“怎么可能!根本没有其他人的录像,你们在撒谎,我劝你们老实交代,点七可是死在里面了的。”小D有点气愤的说,我们一行面面相觑。
员力说:“不过啊,我们在下午三点左右进去车库,然后把自己东西放进去了,等等,我们的手机去哪了?”我解释,“你们在车上的时候,我把手机什么的放在车里面了,一会就给你们。
“不可能,录像没有任何修改的痕迹,在弦望离开后,只有一个人到达车库,”小D边说边打开了一个小视频。16:30,视野中出现一个穿着略微宽松衣服又瘦小的身影打开白塔仓库门并进入,在16:45徒步离开。“之后就是在18:00时我和小K警官巡逻发现了死者。”
那这是怎么一回事呢?王小魔连哄带骗,获得了以下信息:
车库死亡现场:
车库内灰尘较多,脚印等痕迹保留的还算可以。靠近车库门的地上有几条新的车轮压迹,按这个痕迹分析,车子先是笔直的开进去,后退的时候调整过方向。按摄像头的时间信息来看,这个痕迹就是中午弦望开车进来的时候形成的。
死者躺在车库中央的地上,周围没什么其他的痕迹,比较值得注意的就是从车库大门到中央有一去一返的脚印,经过比对和死者脚上的鞋底纹相符。在靠近门口右边的地方,有几张矮凳子和一张0.5*0.5*0.5m的小型沙发,凳子周围有很多杂乱的脚印,已经辨别不清大门正前方3-4m处就是死者躺着的地方。
最后是车库的窗户,带有竖栏杆但是没有玻璃窗,竖栏杆上面也是布满了灰尘,杆和杆之间的距离约5cm,窗台面上有着一小道一小道的痕迹以及几个新鲜的鸟脚印和鸟屎。
通过摄像头不能拍到窗户的情况,其他的都如众人之前所了解的一样。
死者信息:
死者点七,死亡时间26日16:10-17:30,气管鼻口有乙醚残留,体内含有异氟烷成分(注:吸入性麻醉药的一种)以及其他两种全身麻醉药戊巴比妥钠和速眠新,药效较强,保守估计可持续8小时,具体待查。死因为心脏骤停,左手臂有一个较细针眼,针眼周围组织无异常。解剖发现针眼处静脉多泡沫,凶手疑似用空气栓塞使点七猝死。一般使人致死的气体量较大,至少需要打两大针孔气体。如果不是发现针孔并且对死者进行解剖,死者就会被当成心肌梗死处理了。
点七身上带有一手机和一串钥匙。手机开机后发现11:15有一回小忆的电话,持续一分钟左右。钥匙中有点七家的钥匙,回小忆别墅的钥匙,以及白塔和部分公司的钥匙。

------王小魔视角------
现在的情况是:我们离开时死者肯定不在白塔里面,我们在被蒙上眼睛后有一段时间是空白的,不过时间太短了,除非点七在车上,否则不够时间搬进车库,加上死亡时间是16:10-17:30,我们都有不在场证明。
据我观察,那个瘦小的体型很符合死者的特征,衣物也和死者差不多,不过点七死在车库后面又怎么会走出来?而且还留下了脚印。
之后,我们申请去白塔楼顶拿东西,毕竟上面的东西很重要。最后警察只允许带两个人上去,于是一个警官带着踏空和员力上去了。
过了半个多小时,踏空手中捧着一个盒子下来了,盒子的形状是一只立体的蝙蝠,踏空说:“盒子上面有着四位数的密码,然后盒子的旁边放着这个黄纸。”他把手上的纸递给我们。

面1 253k.png

提示:本题和日语含义无关。

------员力视角------
集齐之后弦望和我们说接下来还有最后一个活动,那就是晚宴,估计回小忆这次会出现。
我们准备上车了,踏空有点呆滞,这家伙自从看到那个盒子便有些失神,那个明文提示着什么?盒子里面到底装着什么?
弦望的车开动了,这次眼睛终于解放了,我从车窗内望了出去。这是一条柏油路,不过沿途都是杂草,一路小弯之后,我们平稳的到达了别墅。
这一路上,小k一直跟着我们抵达别墅,听说他们要测试车辆来往白塔和别墅之间的最短时间,看来要测试很多遍了,如果路上有摄像头就不至于这么麻烦了,唉。(经过测试最快为一个小时)

------踏空视角------
20:54我们进入别墅,客厅还是老样子,员力一进去就坐在了正中的沙发上,和上次过来时一样,他看到空荡荡的桌子上放着一个遥控器,接下来肯定又是开始看新闻了,果然,他左手拿起遥控器按开了电视,切换了几个频道看起了新闻。
[小寞继续为您报导中午的谋杀案,我们特地请来了死者的邻居,她是最后一个看到死者的人,阿姨您好,昨天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她啊,昨天上午10点半她就下班回来了,我当时还有点奇怪,就问了一下,她说中午有人要来她家里面,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之后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好的,非常感谢您,现在我们来访问一下发现死者的房东,阿姨您好,说一说您看到的情况吧。“是这样的,她是一个很细心的人,照顾猫咪特别细心,人也很好,她就住我家旁边的一个小隔间,平时都会见到,昨天下午我很奇怪,她门口的猫笼子不见了,但是窗户花瓶后面藏着的猫粮却在,我感觉有点奇怪,然后想到最近偷猫的人特别多,虽然我不喜欢那猫,那猫啊你不知道哟,我们都不敢靠近,会带来厄运的哟,但是我还是去看了看,毕竟担心呀,然后打开门就发现啊,唉唉,当时不知道有多恐怖,唉唉,现在房子都租不出去了……”最后,我们来看一下东镇刑警队的描述吧。“我们最新的调查发现,死者在工作到差不多10点时,接了一个电话就离开了店里面,和老板请假说中午有急事,然后就回去了。” ]
听着耳边的新闻,一边看着手中的盒子和明文一边发呆,这个盒子都出现了,回小忆也应该出来了吧,带有MTlogo的盒子,这可是宣布继承人的盒子……
弦望为我们分配好了二楼的房间,拿起为我们提前准备好的衣物,让大家洗刷完毕准备吃晚餐,晚餐是一个叫兔子的女子做的,而现在她已经下班回去了。
我洗完澡来到一楼,忍不住向弦望问到:“弦望,回小忆呢?”她回复我:“应该在三楼吧,我也不清楚,他没按铃呼叫我们那就不必去找他,晚餐的话你不用担心,回小忆喜欢一个人吃饭,顶多拍个照片给你看,这个时间点应该早吃好了。”
我有些姑疑,她不是回小忆领养的孩子吗?这亲子相处模式很让人奇怪,虽说如此,但是还是和大家一起吃着晚餐。
吃完晚餐后在房间休息了一会后,我跑到三楼敲了敲门,没反应?习惯性扭了扭门锁,门锁住了。难道回小忆出去了一直没回来?我估疑的离开了三楼。
那明天,回小忆会出现吗?


27日
------踏空视角------
隔壁几下噼里啪啦的窗户拍打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窗户被风吹的摇来摇去,我带着略微的愤怒起床了,没错,我是一个有起床气的人。虽然是自己忘记关窗户,我于是走了过去,阵阵清风袭来,太阳刚冒出地平线,想必此时已经早上五点多了,太阳照得云儿红彤彤的,加上绿树的映衬,显得特别的漂亮,不过这直射的太阳还是不能看太久,伤眼睛。然后想起盒子,想起回小忆,又不知不觉的向三楼走去。
当我走到楼梯间的时候,突然听到细细的铁针滑动东西的声音,我打了一个机灵,慢慢的向上挪去,然后发现一个身影正在试图打开回小忆卧室的门锁,这是?王小魔?他想干什么?
在王小魔成功打开门之后,我在他身后三两步就跟了进去,赶在他关门之前溜了进去,他震惊的看着我,有点惊慌失措的说:“我只是想看看这里面的情况……”我对他没什么好脸色,不过我也很好奇里面现在是什么情况,主要是想找回小忆。
然后我和他一块查看了起来,不过里面依旧是空荡荡的,没什么变化。客厅如此,会议室如此,卧室也是,最后我们来到了厕所,除了那一大浴桶的水之外,也什么都没有,我打开了窗户,企图想看到些什么,不过很遗憾,什么都没有,我不禁在里面发起呆来,心情平静的如那桶水。

------王小魔视角------
   在偷看完回小忆的卧室之后,我们便把门反锁离开了,然后一起来到一楼等其他人下来,之后,从弦望得到的唯一线索就是回小忆平时没有锁门的习惯,除非有什么重要事情要商量的时候。
   七点多了,由于回小忆此时还没出现,不久就散会各自回去了,在弦望的提议下,她也跟着我离开了。

------踏空视角------
    和他们散会之后,心里面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回到家后依旧久久不能释然,就在我吃午餐的时候,王小魔打了一个电话过来,他说:“踏空,你不觉得有哪里不大对劲么?”我回复到,“是的,感觉很有违和感,但是又说不出是哪里,我刚才还在思考。”王小魔又说,“不单那个别墅有问题,我感觉违和的地方还有很多……”听到这里,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细节,难道,是那里?“王小魔,我有个想法,约上弦望再去一趟回小忆的别墅吧,我想我知道他在哪里。”“好,弦望她就在我旁边……”

------弦望视角------
由于白塔离我住的地方比较近,所以便和王小魔返回白塔附近,我们俩找了个地方吃了午餐,期间聊了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题,例如我一般住在白塔附近而不是和回小忆住一起等的话题,就在我正准备回家时,王小魔让我再去一次回小忆的别墅,的确,除了保洁阿姨、点七和我,其他人都没有钥匙,当然回小忆作为主人肯定有自己家的钥匙。王小魔说有重要的事情需要确认,和回小忆有关,听到这里我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不过还是答应了他的请求,于是我们再次赶往别墅。

------王小魔视角------
听说踏空有新的发现,于是我们便又折了回去,听弦望的说法,回小忆偶尔也会出门办私事,所以有时候在别墅是见不到回小忆的,不过弦望也显得有些担心的样子,我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就打算和她一起过去了。
当我们到达别墅的时候,正巧兔子正在打扫别墅,一番询问下,她最后一次见到回小忆是在昨天上午,兔子平时的工作时间其实就是一天三餐的饭点前后,打扫一般只需要打扫回小忆的卧室和一楼客厅即可,一个月有4次大扫除,除非回小忆有要求否则一般都在周日进行。这两天由于情况比较特殊,昨天她只是早上过来打扫房间以及晚上过来煮饭,结束后便回去了。而今天则是从早上八点打扫到了现在,理由是昨天用的房间太多了,加上今日适逢周日大扫除,直至现在,她一共打扫了一楼各处,二楼剩下一个房间没打扫,而三楼还未动。寒暄几句之后,我和弦望跟着踏空来到了三楼,而兔子则继续打扫二楼。

------弦望视角------
    我们一行来到了回小忆别墅三楼,门依旧锁着,回小忆的寝室只有回小忆一个人有钥匙,我正在想要怎么开锁,踏空似乎看出了我心中所想,向王小魔点了点头,于是王小魔掏出细铁丝把门打开了。我们朝着浴室走去,踏空看了看浴桶,就把手放在了水桶的水面上,奇怪的是,水面竟然没有什么波澜,更让人惊异的事情是,他把水成块掏了出来,那水竟似乎果冻,之后我们合力挖掉"果冻",底下露出了一面镜子,搬出镜子无果,我们便想抬起浴桶,但是浴桶太重没有三个男性难以移动,最后我们决定砸开镜子。

------王小魔视角------
我们在浴室中忙活着,我的内心也随之十分忐忑。在我们敲碎玻璃之后,腐烂的味道更加明显了,更让人震惊的是里面还躺着回小忆,踏空已经忍受不住出去吐了起来,弦望蹑手蹑脚的把手伸到回小忆的脖子旁边,应该是在摸他的颈动脉,然后反射性的抽回手,用变了调的声音说,“回小忆已经死了”,为了不再破坏现场我们都离开了然后报警。



经过连哄带骗,我们得到了以下信息:
回小忆尸体完好,死因待查,死亡时间为昨日14:16-18:30。没有任何外伤和捆绑的痕迹,死后不曾移动,桶内有部分液体,估计是破坏现场形成的,浴桶近地面的侧壁开了个不引人注意的细洞。死者衣着整洁干净,无挣扎,无反抗,身体也没有摔的痕迹,这就很奇怪了,浴桶足有一米五高,那他是怎么进入浴桶的?浴桶的底面与侧面是一体的不能打开,搬动这个空浴桶也需要三个成年男性,总不能从细洞钻进去吧,把死者从上面搬进去么,外面确实有几级台阶可供踩踏,但是浴桶里面却没有,凶手何不直接把死者扔进浴桶呢?抱着死者跳入空间受限的浴桶,好歹回小忆也是一个成年男性,个头也不小,就不怕受伤?功夫那么好安全着陆?不怕留下私人痕迹被查?想秀自己力气大让警察有怀疑的目标?
口供提示,玻璃和浴桶契合的很好,难以搬开镜子,遂砸。上面的"果冻"也是极其整齐,表面和镜子一般平整无波澜,就是因为过于平整,他们才发现违和感的,因为那天早上打开窗户时风很大,而厕所的窗户开着,浴桶里面的“水”竟然如镜子一般平静,所以为了消除疑点他们再次回到别墅调查。经过调查,每个浴室里面都有这样的一个浴桶和镜子。
在调查之后发现,"果冻"是由一楼厨房的一种粉末制成,混在水中之后就会慢慢凝固,平时都是放在厨房中的,很多人都知道回小忆很喜欢吃这个.
经过毒物检测,发现死者气管鼻口有乙醚残留,体内存在麻醉药戊巴比妥钠、速眠新和异氟烷。
在回小忆身上发现别墅大门和他自己卧室的钥匙,这个钥匙经过确认只有两把,一把在回小忆身上,另外一把存放在床边的抽屉之中,房间内和浴室内的窗户从里面上了锁.除此之外,回小忆身上还有另一串钥匙,为白塔大门和车库的钥匙.
关于抽屉详情如下,抽屉密码十分复杂,专业人员花费了许久才将其解开,里面有一台笔记本电脑,电脑没有上锁,打开电脑后发现,最起始的页面是一个网页,显示QQ邮件发送成功,点开后调查发现,第一封邀请函一共邀请了6个人,发送时间为26日11点30分。在中午12点半时,还单独给小z也发了一封邀请函,这两封邀请函的内容一致,另外该邀请函的内容经验证的确是其他人收到的那封。电脑的下面是一个钥匙专用盒子,里面列着名字排列着一把把钥匙,有各种车子和别墅的名字,包括白塔等等在内,不过白塔的钥匙已经被取走,当然,还有一把是回小忆卧室的钥匙。

仆人兔子口供
我最后一次去三楼看到回小忆是在昨天早上打扫房间的时候,大概九点吧,回小忆吩咐我晚上做一餐七人份的大餐,还说要做他喜欢的糖醋小排,和大家一起热闹热闹,早上煮多点粥中午可以不必过来,弦望当时也在,我做完自己的事情不到10点就离开了。回小忆人很好,不过因为有些东西比较贵重,他就让我打扫的时候不要乱挪东西,只需要把脏的东西擦掉就可以了,然后一周大扫除擦掉全部灰尘即可,所以虽然只有我一个人打扫也挺快的。这里一般只有回小忆一个人住,司机也是住在别的地方随叫随到。不过在26日过来煮晚餐的时候,我发现别墅门口的摄像头不见了,可能是坏了需要去维修吧。我偷懒偷看电视之类?怎么可能,回小忆很讨厌别人偷懒,乱挪东西,会很严厉的扣钱的,我之前有一次就差点被辞职了,不敢再犯了好吧。回小忆死亡期间吗?我在打麻将,你可以去问我朋友。
经证实,兔子的朋友说她确实和她们在一起打麻将,不过没有什么证据证明,只有人证。

律师苏夜口供
回小忆确实和弦望还有点七谈过遗留在MT国内的财产的问题,虽然他正值壮年可以不必谈这方面的问题,但是由于他打算在明年离开这里,所以便提上了日程。弦望和点七其实都对结果很不满,特别捐献这一点,当时回小忆的态度比较强硬,点七当时还摔门出去了。至于出国的原因,我觉得和生意上的事情有关。死者死亡期间我正在给别人打官司,这一点你们可以去查。
经证实,律师在法庭上有录像证明,当时的确在出庭。
经员力和其他几人的确认,在别墅寻找回小忆的游戏里面,弦望没有进入别墅里面,放在一楼的车钥匙也一直在一楼。
经弦望的确认,门外的车一直停在别墅门前,而她也没有离别墅很远。


Instruction
1. 除了说明有见过面的,其余视为第一次面基。
2. 新闻一案动机不需解释。
3. xx主观视角为xx真实所想、真实发生。
4. 别墅和白塔车库无暗门,无机关。
5. 空气栓塞使人致死量具体为多少不必深究,以文章描述为主即可。

Question
1.结合线索,分析黄纸,密码不强制要求解出,合理即可。
2.结合疑点和线索分析新闻一案的凶手可能是谁。
3.关于点七一案,给出最符合全文逻辑的分析,疑点解答,作案手法。
4.简单分析回小忆一案,特别是文中提出的疑点,合理即可。

本题以细节点分析为主,请尽量列出观察到的细节、矛盾、对矛盾的解释、推测的结论。


【别墅简图、一楼、二楼、三楼图片】
5BAE30E0584449455481262821DE1BB7.png
C300E6D215661E119031085516C5F2BF.png
1FED02F86152B8B1A6B423D13F792C48.png
CA422B3D980E957A4EB938524E8231D0.png

1

主题

49

帖子

4

积分

侦探助理

Rank: 1

积分
4
 楼主| 发表于 2020-5-22 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喵喵殺手 于 2020-5-29 21:12 编辑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盟为IC探员

本版积分规则

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 沪ICP备16051875号 )

GMT+8, 2020-9-29 08:4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